雨季降臨之時

關於部落格
部落主:藍翎雪
  • 266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上床沒有為什麼【青火】R18

深沉的夜晚,在青峰的家裡卻一點也不平靜。
 
狹小的單人床,兩個身長都過一米九的大男人交疊在上頭,不分彼此的熱情擁吻著,吸允著唇瓣的吱唔聲充斥在房內,增添了不少情趣氛圍。
 
來不及下嚥的口水自嘴角滑過臉側,青峰像是要將火神給吃掉似的,一次比一次穩的更重、更深、更熱烈。
 
技巧純熟的青峰總是能夠適時的呼吸,但被動的火神卻是被吻的幾近窒息,還不見青峰有想要放過他的意味。
 
「唔……哈……青峰、你……」
 
費力的想要吸一口氣,即便處在不利的位置,火神還是伸直著雙手抵著青峰的肩頭,試著要將他推離。靠著火神的動作,青峰甚至不用出力支撐自己的身體,直接將整個人的重量都放在火神身上,專注的吻著。
 
青峰的上衣早已不知去向,火神原本鼻挺的襯衫也凌亂不堪的披在肩上,場開的衣襟露出火神平日練習而成的結實肌肉。
 
見雙手沒用,火神最後手腳並用,膝蓋直撞上青峰的腹部,這才讓對方因為疼痛而停了下來。
 
「呼…呼……死青峰,你是在幹什麼!」大口大口喘著氣,火神暴躁的對著青峰大吼。
 
「蛤?不就是吻你嗎,你是在問什麼問題阿。」
 
青峰滿臉狐疑,不明白火神究竟為什麼將他給推開,剛剛的氣氛明明正好。
 
「我是問,你幹麻吻我!」
 
「氣氛不錯就吻了阿,哪有什麼原因。」
 
果真是名符其實的「頭腦簡單四肢發達」,做什麼事情都動手不動腦,凡是平感覺,不過也就是這個感覺帶著青峰打籃球的。
 
現在感覺不用在球場上,多餘的感官直覺全都轉移到了床上。
 
「靠,我對男人沒興趣。」
 
「我也沒有好嗎。」
 
「那你還吻我,都差點要窒息了。」
 
火神撐直身體,將嘴邊剛剛留露出的口水擦抹掉,還努力搓著前一刻還被青峰啃咬著的雙唇,想要將上頭的痕跡全部擦乾抹淨。
 
「那是你技術差好不好。」
 
青峰被火神一攪和,剛剛的興致全沒,心情難免不太舒服,一臉不悅的看著對方。青峰此話一出,火神自然不能無視,好勝心馬上被激了起來,「明明就是你技術太差才害我沒得喘氣!」
 
「說什麼,我就可以喘氣,問題明明就在你身上。」
 
「不然再來阿,這次看誰喘不過氣!」
 
「誰怕誰阿。」
 
戰帖都已經發出去,青峰也確實收到。兩個人完全沒有情調但卻吻的很激烈,原本傳達愛意的接吻被兩個人當成了比賽,最初的感情也不知道是有或無。
 
起初是青峰一時興起,買了蛋糕拐了火神,然後兩個人瘋瘋癲癲的把蛋糕又是砸又是丟然後吃掉。
 
衣服也是因為沾滿了奶油而脫掉,至於為什麼會從客廳打到房間最後兩個人在床上吻了起來,青峰跟火神都毫無頭緒,只能說意識到的時候就已經是這樣了。
 
意外的不討厭與火神接吻,青峰甚至越吻越上火,慾望整個被勾起,在內心熊熊燃燒著。
這次還是青峰,換成了一時「性」起。
 
兩人的唇舌還在交戰著,青峰不在需要壓制著火神的手竄進他的褲襠內,隔著底褲的布料搓揉著對方的性器。
 
布料摩擦的觸感讓火神難以抵擋,腦子還未反應過來,愉悅的聲音就已經從嘴中滿溢出,羞恥感這才竄上腦中。
 
「等等!青峰你在幹麻……哈……」
 
「你閉嘴,不要在打壞我的興致了。」
 
青峰的霸道顯露無遺,第一次這麼切身的體會到的火神根本無法適應。
 
將火神的西裝褲連同底褲一同退去,少了布料的阻隔,青峰的體溫直接握上火神的硬挺,同為男生,撫慰的技術自然不差,直達腦門的舒適感讓火神努力將自己的注意力轉到嘴巴,控制著不發出任何聲音,緊咬的雙唇沒有血色,泛著病態的白。
 
「嗯……唔嗯…補要……屎青轟……」
 
用左手撬開火神緊咬住的嘴巴,手指在裡頭攪和著,無法將歡娛聲吞進肚裡,火神乾脆的發聲阻止青峰。
 
脫離火神口中的手指拉出一條銀白色的細絲,斷裂在火神裸露的胸膛上,成了一條透明的飾品。
 
青峰將濕潤過的手指一個勁的探入後庭,在那不曾有人尋訪過的幽徑中停停走走,還不時刮弄。
 
「嗚阿──青峰,你、不要亂來,唔……嗯……」
 
「不然你要我直接進去嗎?原來你比我還要急阿。」
 
帶著挑逗的語氣,青峰那一向傲視群雄的眼神現在更加的不可一世,讓火神氣的牙癢癢又無法反駁。
 
「嗯……呼……」
 
輕壓暗揉,後穴被搔弄得刺激混著前根的反應,青峰急躁的又加入了第二根手指、第三根。
 
「哈…我……不行…了……阿──」
 
一個反應不及,火神射出的白濁沾染上了青峰黝黑的皮膚,強烈的對比下又險的更加明顯。
臉上被潮紅給暈染,看著青峰的臉只讓火神體內的溫度極劇加溫,腦子早已不堪負荷只得順著身體的意識走。
 
「唔…嗯……青峰……」
 
「我都已經滿足你一次了,現在換你來滿足我了。」
 
青峰將手指抽出,失去撐力的後穴像是渴望著來人般的收縮著。
 
將早已硬挺的分身抵住入口,青峰沒有耐心慢慢進入,想著遲早也要進到最深處。他一個用力,直接挺進最底處。
 
「阿──」
 
「好痛、痛……好痛……」
 
火神低沉的叫聲,青峰不懂得節制的插入讓他痛的眼角直飆出淚,不能控制的淚線因為疼痛而成的反射行為,晶瑩的淚珠在臉上滑過兩道淚痕。
 
「痛……死青峰……好痛……」
 
低頭吻下火神的眼角,輕輕舔掉還掛在上頭的淚滴。
 
青峰抱著火神,下身開始緩慢的抽插。
 
「嗚…不……不要動……唔…」
 
「就說……阿……不要…你、還動……」
 
雙手抵著青峰的胸膛,火神帶著沉重喘息聲的話語被青峰當成配樂,亢奮起來的他哪裡會聽從火神的話,抽差的速度不減反增,一次還比一次撞擊的更深。
 
「哈阿……嗚…嗯……阿──」
 
一陣酥麻由脊錐竄上腦門,來不及遮掩的淫靡聲音從火神的雙唇間探出。
 
「原來是這裡阿。」
 
抓到了敏感點的青峰一次一次確切的撞擊。
 
「嗯…哈阿……嗯…慢、慢一點……」
 
「你的身體可不是這麼說的。」
 
火神緊緻的後庭包裹著青峰的性器,不留空隙的感受著每次衝擊。
 
適應後的身體開始嘗到了每次抽插傳來的快感,火神剛才解放過的性器又抬起頭,雙手環上青峰的脖子。
 
兩個人更加靠近的身體讓結合更加的緊密,火神無法壓抑的呻吟刺激著青峰的神經。將火神的兩腳開到極限,敞開的入口讓青峰更加毫無節制的衝撞。
 
「等……太深……太、深了……哈…」
 
「火神……我要去了。」
 
「不、要…在裡面……」
 
「來不及了。」
 
一個頂入,青峰將所有灼熱的黏稠液體全部射入火神體內。
內部受到衝擊的火神也達到高潮,射在了青峰肌理分明的腹部。
 
「死青峰……」
 
青峰將性器全部退出體外,剛剛射入火神體內的液體少了阻擋慢慢流出火神體外,黏稠的感覺對第一次的火神來說,除了不適更多是羞恥感。
 
「幹麻,你不是也很舒服嗎?還射了兩次。」
 
青峰不以為意的看著火神,對方的手還環在他的脖子上沒有離開,讓他能清楚看見對方臉上的潮紅。
 
「……」
 
像受了委屈的小媳婦,火神最後只小聲的問了一句:「你幹麻要跟我做。」
 
這如同要一個名分般的話讓青峰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這什麼問題阿。」
 
「就字面上的意思阿!」
 
看了火神一眼,青峰將頭給轉掉:「就想做,沒有為什麼。」
 
啪──
 
火神的理智瞬間斷裂,儘管還在酸痛他還是奮力的抬起腳用力的踹了青峰。
 
青峰還正想大罵火神在幹麻,臉部就遭到枕頭重擊。
 
「死青峰!你給我滾出去!」
 
「靠,這我家耶,要出去也是你出去……」
 
又是一個抱枕飛向青峰,這次被他輕鬆給接住。沒枕頭可以丟的火神最後直街掀起棉被蓋住青峰。
 
「誰裡你!我叫你出去你就給我滾出去!」
 
最後青峰不得已站出門外,免得慘遭棉被窒息。
 
想要下床卻連站都站不穩的火神只能死瞪著青峰將門關上,狠狠罵了一句:「生日給別人上了還沒有原因,我看我今年沒好運了。」
 
而在門外的青峰還搞不清楚狀況,只覺突然發飆的火神實在莫名其妙。
 
「買蛋糕給他慶生還讓他在床上那麼舒服,他到底在生什麼氣。」
 
隔著一扇門,兩個人的思考即便是剛才那般靠近時都無法同步,現在只是更加無法了解對方。
 
在籃球上就能一同進入zone,在生活上卻連對方簡單的思維邏輯都無法看透,看來他們的對話還是需要靠著籃球才能交流吧。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