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降臨之時

關於部落格
部落主:藍翎雪
  • 266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愛你沒有規則【青黃】R18

青峰在打完灰崎一拳後又回到海常休息室,其實一般如果是正常情況下比完賽的隊伍都應該走掉了,但黃瀨現在是在不正常的狀態下,所以青峰睹了賭運氣回去看看黃瀨是否還在裡頭。
 
看到門扉半掩透出些光的休息室,青峰知道他睹中了,快步走進休息室內,正好看到黃瀨一個人在收拾著東西準備離開。
 
看到黃瀨還未穿上鞋子纏著繃帶的腳,青峰內心剛剛打了灰崎發洩掉一點的怒氣又升起,不過那傷不是黃瀨的錯,所以他也只好將這怒氣給強壓下,走到黃瀨身旁幫忙收拾。
 
「欸,小青峰你不是走了嗎?」
 
黃瀨感覺到身旁蹲下的人,抬頭一看發現是剛才來過又走了的青峰。
 
青峰沉默地接過黃瀨手上所有東西,一樣樣擺進黃瀨的袋子中,最後環顧的一圈休息事沒有看到任何屬於黃瀨的東西後將拉鍊拉起,一把將袋子背到他肩上。
 
「小青峰你幹麻背著我的袋子?」
 
「不背著我是要怎麼抱你拉。」
 
黃瀨還沒會意過青峰的話就被他一個施力給抱起,突然雙腳離地讓黃瀨小小驚呼的一聲,雙手因為害怕而緊緊勾著青峰的脖子,「小青峰你幹麻這樣抱我阿,快點放我下來。」
 
口中這麼說著,黃瀨卻因為害怕掉到地上而緊緊依著青峰,嘴上說的跟做的完全不一樣。
 
「誰會放著一個腳受傷的人自己走路回家阿,笨蛋。」
 
「小青峰我才不是笨蛋!而且我的腳沒有想像中嚴重好嗎。」
 
「哦,這個是你說的,等等你就不要後悔。」
 
丟下一句不明的話,青峰還是沒有放下黃瀨的意思,維持著公主抱的姿勢離開休息室一路往體育館外走。
 
一路上有不少人將視線停留在他們兩人身上,不過也都只是看到一個穿著便服烏漆媽黑的人抱著穿著海常隊服的人。原本膚色就偏暗的青峰在燈光昏暗的道路上自然更加不明顯,而黃瀨則是一路上都將頭埋在青峰的肩頭不敢抬起。
 
在走到場外時還有小聲的滴咕「小青峰,會被別人看到的」,不過只被青峰回了一句安靜就不再說話了。
 
伸手招了一輛計程車,將黃瀨溫柔地放在座位上後關上車門,青峰毫不猶豫的道出黃瀨家的地址,彷彿是要去他家一般。
 
在司機應答後,車上陷入一片沉寂。青峰完全沒有要搭裡黃瀨的意思,只是盯著外頭不斷消逝的景光。受不了這沉重的氣氛,黃瀨率先打破沉默。
 
「小青峰你剛剛打了灰崎對吧。」
 
「嗯?沒有阿。」
 
「你騙人。」
 
「我在休息室不是答應過你我不會出手的嗎?」
 
「你一定打了。」
 
黃瀨堅定的語氣就像是當場看到青峰打人似的,想著已經被看出的事實,青峰也沒興趣繼續跟黃瀨鬥圈子,最後乾脆的承認了。
 
「好拉,我是打了,可是我只有打一下。」
 
「只有打一下也是打阿!被發現了怎麼辦?小青峰你是笨蛋嗎?」黃瀨激動的轉過身兩手撐在坐椅上,逼的青峰剛剛轉過的視線又開始飄移。
 
「阿……那種事情就等被發現了在說拉。」
 
用手搔了搔他的青色短髮,一副滿不在意的樣子,不過被發現之後的事情可不是一句「我不小心的」就可以帶過的,相信青峰跟黃瀨一樣再明白不過,可是卻還是這種調調讓黃瀨氣的說不出話。
 
「打都打了現在也來不及了。話說你怎麼知道的?」
 
「猜的。」
 
「什麼!黃瀨你……」
 
青峰差點顏面神經失調,他居然掉到黃瀨的猜測中,早知道就否認到底。
 
「想也知道小青峰一定會出手的阿。」黃瀨將身子轉回正面,看著前方的擋風玻璃肯定地說道。
 
「嘖,原來我這麼好看穿。」
 
「我可是從初中就一直看著小青峰的耶,再看不穿那我這些年都白混了。」黃瀨帶著笑意,臉上滿是幸福的表情,因為現在的他不用再只是看著青峰,而是能站在青峰身旁,處碰他,得到他整個人。
 
不否認黃瀨的話,青峰只是淡淡一笑不再說話。車內又陷入安靜,不過不像一開始那樣的沉重,壓的人喘不過氣。
 
轉過最後一個街角,計程車駛到了黃瀨家樓下,青峰快速的從皮包掏出錢付給司機道聲謝就再次抱起黃瀨走進黃瀨家。
 
在黃瀨的袋子中探到他家鑰匙,青峰迅速的打開門又關上門,帶著黃瀨直奔房間,不同於剛剛溫柔的動作將黃瀨丟在床上,青峰一把甩掉背包,將他上身的衣服退去就跨過黃瀨壓住對方。
 
「等、等等,小青峰你要幹麻!」
 
被青峰突然轉變的神情給嚇著,黃瀨緊張地看著青峰脫掉上衣壓上他,身體反射性想要逃離,不過卻馬上被青峰強而有力的雙手給壓制住。
 
「當然是要將灰崎留在你身上的味道給全部消除掉。」
 
「小青峰你再講什麼奇怪的話,哪有什麼灰崎……唔……」
 
要止住一個人說話最快的方法當然就是封住對方的嘴,青峰等不及的直接吻下黃瀨,舌頭帶著侵略性的侵入黃瀨口中,帶著對方的舌根一起舞動,還不忘吸允著黃瀨的嫩唇,兩個人光是一個吻就甚是激情。無法合嘴的黃瀨嘴邊流出些微來不記得吞嚥的口水,激近斷氣卻還繼續渴求著青峰。
 
將陣地從黃瀨的唇慢慢往下轉移,滑過臉側,沿著喉頭滾動的喉結體舔拭過後停在黃瀨誘人的鎖骨上。酥癢難耐的感覺讓黃瀨明明主菜都還未端上就已經從口中發出微微令青峰振奮的單音。
 
「唔……小、青峰……嗯……」
 
忙著品嘗黃瀨鮮嫩肌膚的青峰無暇回話,不單單輕滑過,還不時啃咬幾下留下屬於他的記號,青峰佔有慾十足的不下十分鐘黃瀨的上衣早就被褪的一乾二淨,身上已經被種滿數十顆草莓印記。
 
「小青峰……要、要消掉味道……我可、以去洗澡就好……唔……」
 
都已經被吃掉大半的黃瀨還想著剛才青峰的話,聽著這話的青峰都不知道該哭還該笑了,「誰知道你洗的乾不乾淨,我來幫你舔掉比較快。」
 
已經攻略到黃瀨經過鍛鍊的結實腹肌上,青峰的手開始不安分的竄進黃瀨底褲內,輕壓按揉著黃瀨經過刺激而微微抬頭的性器。
 
游移在上身的唇舌和按揉著下身的手,上下一起的雙重刺激讓黃瀨更加無法抵抗的叫了起來,不過那些聲音聽在青峰耳裡只是更增加他的情趣。
 
將黃瀨的褲頭拉至膝蓋處,青峰將口湊上黃瀨那經過搓揉後滲出些微白濁汁液的分身上,緩緩舔著,像是描摹著性器般從前到後上到下全部舔過一次。
 
「嗚、嗯……小青峰……那、那裡不需要……哈阿、才沒有灰崎…唔……」
 
感覺到情況越來越不妙的黃瀨又開始想要掙脫,不過下身被握著還被舔著的刺激讓他全身乏力,身體不聽使喚的任憑青峰處置。
 
張開嘴,青峰將黃瀨的分身整個吞入。
 
「嗚哇!小、小青峰、你在……哈阿……不要……」
 
比起歡娛感,對於青峰從來沒做過的事情,黃瀨反而感到絲絲恐懼,沒有被壓制住的手推著青峰的頭,想讓他的下身逃離青峰的控制。不過青峰卻是順著黃瀨的手來回滑過分身,舌頭微帶粗糙的感覺刺激著黃瀨迎向高潮。
 
「不要、唔嗯……哈、哈嗯…阿──」
 
來不及將嘴離開黃瀨的分身,高潮射出的精液幾乎都進了青峰的口中,不見一絲厭惡,青峰當著黃瀨的面一口吞下,連同不小心沾到嘴邊的也都舔下。
 
看到這個畫面的黃瀨臉上的潮紅又更上一層,不過不見黃瀨表情帶有解放後的解脫感,反而因為剛剛過於緊張壓迫到腳踝而痛到眼角帶淚。
 
「還說腳不嚴重,真是的。」
 
剛剛口頭上已經說了不准黃瀨後悔的話,青峰看似真的不想管,不過還是將黃瀨的腳放到他肩上,避免又因為撐到床而疼痛,但一方面也是方便著他進入。
 
將剛才沾抹到一點點黃瀨精液的手指探入後穴,久未開拓的後庭光是一根手指進入就已經緊的讓青峰進出困難。
 
「黃瀨你放鬆點。」還想插入第二跟手指的青峰忍不住出聲。
 
「這不是……我能控制的阿……」
 
在來回進出後青峰終於用上第二跟手指,第三跟沒等多久也都全部進去了。
 
「小青峰……不要…用手指了……」
 
經過一次高潮之後,黃瀨欲求不滿的身體也開始忍不住渴求著,甚至開口邀請青峰,比黃瀨更加急躁的青峰被這麼一說當然就不客氣了。
 
褪去自身褲子,已經硬了的分身抵住黃瀨空虛著不停收縮的後穴,長驅直入。
 
「阿──」
 
一次被貫穿的痛楚即便是經過開拓後還是讓黃瀨忍不住大叫,青峰想用嘴堵住黃瀨的口可是現在的姿勢卻容不得他那麼做,只好開始抽插讓黃瀨盡快適應。
 
「嗚…好痛……嗯…好、好痛……唔……」
 
剛剛就已經被逼到眼角的淚開始如噴泉般湧出,黃瀨的手忙著拭去淚水,嘴上還不停喊著痛,被青峰壓在身下的黃瀨幾乎哭成了個淚人兒,青峰甚至一度要停了下來,黃瀨卻用著幾近沙啞的聲音說著繼續。
不過做愛這件事就像倒吃甘蔗,漸入佳境。在青峰深入到某一點時,黃瀨發出了不同於哀嚎的愉悅聲,連他本人都因此嚇了一跳。
 
抓到黃瀨敏感點的青峰開始不停衝撞的那一點,幾乎要退出又狠很的進入。
 
「哈阿……嗯…哈……嗚摁……」
 
「慢、慢一點……哈阿……小青峰……慢……」
 
完全不理會黃瀨的要求,青峰只是一味的滿足著自己也帶著黃瀨。
 
「阿……小青峰…我快要……快要……」
 
不停扭動著腰桿迎合青峰,一次比一次更深入的衝撞讓黃瀨又要迎接今晚的第二次高潮。
 
在黃瀨緊緻的後穴中,青峰也快要射出,最後在黃瀨耳邊輕道「我們一起」後兩人就一同將自己的精華射向對方,不過一個是在體內一個在體外。
 
還懂得拿捏分寸的青峰知道黃瀨接下來還有比賽,所以不敢太亂來,緩緩退出黃瀨體內,突然失去內容物的後穴收縮著擠壓出剛剛青峰射入的白濁。
 
黃瀨整個人無力的癱軟在床上,看著對方就要睡著了,青峰將黃瀨打橫抱起要到愈是幫他清洗,不過黃瀨殘留一點的意識還記得要安撫青峰,因為他一開始所說的話。
 
「我最愛的人是小青峰唷,只有你。所以灰崎你不用……」
 
還沒將話給說完,黃瀨就已經體力不支沉沉地睡著了,這也不能怪他,打了一場激烈的比賽還模仿的奇蹟世代的技巧,回到家還被青峰拖著做,不累倒就真的不是人了。
 
 
青峰淡淡吻過黃瀨的唇,「笨蛋,這種事情我早就知道了。」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