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降臨之時

關於部落格
部落主:藍翎雪
  • 266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偷閒的部活時間【黃笠】R18

「黃瀨──」
 
明明是個二年級生,笠松卻毫不猶豫的衝進某個一年級教室,口中還大喊著不少人熟知的名子。
 
一打開門,看到冷清的教室內有著一頭亮黃色頭髮的人正趴在桌子上睡覺,笠松慶幸著自己沒有白跑一趟,卻也因為看到對方睡到不醒人事,連社團活動都忘記去而發怒。
 
走到熟睡那人的桌子旁,笠松大力的拍下桌子,而不是習慣性的往對方肚子揍去,怕黃瀨一個不小心就從椅子上摔下去,如果不小心摔傷了對他並沒有好處。
 
「黃瀨涼太,你現在最好馬上給我醒來!」
 
大力拍桌造成的震動加上大聲的怒吼,才勉強將黃瀨給叫醒還不是驚醒,一臉睡眼惺忪地看著笠松。
 
「唔,是笠松學長阿,怎麼會跑進我們教室?」迷迷糊糊的黃瀨還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一邊揉著眼睛一邊帶著剛醒來還未開嗓的聲音問道。
 
「你還敢問,睡到連社團活動都沒去,如果我沒來叫你我看你大概睡到學校都關了還沒醒來吧。」
 
難掩的怒氣飄蕩在笠松的字裡行間,為了叫黃瀨而浪費他的練習時間,一到教室又看到對方睡的正香甜,感覺自己就像個傻子一般忙碌著,讓他想不氣都很難。
 
「對不起嘛笠松學長,昨天工作的太晚幾乎沒有睡到覺就來學校了,我現在還睏的要命,今天的社團活動可不可以讓我請假。」
 
雖然兩個唇瓣開開合合地吐著話,黃瀨原本閃耀著光芒的眼睛線再卻小到讓笠松都懷疑他到底有沒有睜開眼睛,還是黃瀨其實一直都是處在夢遊狀態回答他的話。
 
雖然工作太晚這個理由情由可原,但如果這次接受這個理由,那下次不就也得接受,況且有時本來就因為黃瀨的工作時間卡到練習時間有讓他請假,現在如果連睡眠不足都讓他請,那部活時間大概全都讓黃瀨給請光了。
 
身為隊長的笠松當然不准黃瀨這個假了。
 
「睏的要命是吧,那我打個幾拳看看會不會清醒如何?」帶著威脅的語氣,笠松已經在摩拳擦掌,準備一下就讓黃瀨從周公的住處回到現實。
 
「嗚阿!笠松學長你不要激動,千萬不要打我。」聽到要被打了,黃瀨當然激動的不得了,要想辦法拯救他可憐的身體,「其實有另外一個方法可以讓我恢復精神。」
 
「什麼方法?」
 
如果可以不用打人當然好,笠松也沒有什麼S傾向,所以就姑且聽一下黃瀨的方法,如果可行他當然義不容辭。
 
只見黃瀨站了起來,笠松原本低著看黃瀨的頭被迫要仰起才能直視他,隨著黃瀨不停靠近的腳步,笠松不自覺地往後退,直到背脊撞上了窗邊的牆壁,還不見黃瀨停下腳步,笠松終於出聲。
 
「黃瀨,看來你現在精神應該不錯了,可以去練習了吧。」
 
一手撐著一旁牆壁,黃瀨低下頭,金黃色的眼珠子直盯笠松,像是要將他看穿似的,帶點慵懶的聲音說:「哪有,我現在雖然清醒了,但精神還是不好,而且缺乏能量。」
 
「缺乏能量不就該趕快去吃東西,你在這邊一直盯著我也不會飽阿。」
 
對於過於靠近的彼此,雖然是兩個男的,笠松的臉還是紅了起來,帶著淡淡紅暈的臉頰令笠松看起來更顯得可口。
 
「我現在就是要補充能量阿,而且笠松學長,我當然知道用看的不會飽,所以我就不客氣的開動了。」
 
不等笠松反駁,黃瀨一個強硬的吻落在笠松柔軟的雙唇上,趁著笠松還在驚訝之餘,黃瀨直接將舌頭探入,在笠松口中糾纏著。笠松被撐開的唇瓣間流漏出不成句的單字,聽來更誘惑了黃瀨。
 
剛剛在社辦已經換上便服的笠松現在正好方便了黃瀨,比起解開襯衫一顆顆的釦子,T-shirt更方便穿脫,雖然比襯衫少了那麼一點情趣,但對現在的情況來說,還是易穿脫的T-shirt更好。
 
撩起笠松的衣服,黃瀨搓揉著笠松的乳尖,將陣地轉移到不容易曬到太陽的白皙脖子,細細品嘗每一吋肌膚,在每個所經之地都輕輕啃咬留下屬於他的記號,還像是崇拜者般輕吻著笠松滾動的喉結,一陣酥麻讓笠松雙腳一軟,險些跌坐在地上,好在黃瀨及時撐住笠松癱軟的身子。
 
笠松終於逃離束縛的嘴馬上出言阻止黃瀨。
 
「等、等一下,這裡是學校…你在幹麻……阿、唔……」胸前濕潤的感覺,舌頭舔過的觸感,讓笠松忍不住叫了出來。發覺到脫離束縛的嘴能出的聲音不只有普通的話語,還有感覺到舒服時的隻字,笠松趕緊用手掩住自己萬惡的嘴。
 
「我剛剛不就說了在補充能量嗎?笠松學長都沒有好好聽別人說話。而且學長不是也感到舒服嗎?」
 
黃瀨用一手就將笠松的雙手給扣住,不讓他捂住自己的嘴,另一手已經不安分地竄過鬆緊帶,直直探入底褲內,熟稔地按著笠松因為刺激而抬頭的硬挺。
 
「嗚……會、會有…人……唔、嗯……」無法用雙手抵擋滿溢而出的感覺,笠松緊咬著下唇,努力要將言語吞進肚中,卻還是有些不顧意志的逃漏而出。
 
「這樣子更刺激不是嗎?」帶著挑逗的語氣,黃瀨一臉得意的從下往上仰視著笠松,看著對方因為自己愛撫而潮紅的臉側。
 
被黃瀨盯著的不自在,還有下身不斷傳來的感官刺激,笠松已經逼近極限,黃瀨的動作卻越來越快,不放過一分一秒盡可能的幫著笠松。
 
「我、不行……黃瀨、快停…停下來……快要、快要……唔……」
 
「不用忍住,順著自己的身體,不要去抵抗。」
 
「唔──哈……」最後一個快感竄上脊髓,一股熱流傾洩而出,不少都沾染在黃瀨的手上,還有一些逃過攔截的灑落在地上。
 
趁著笠松解放瞬間的無力感,黃瀨將人整個放到距離最近的桌上,原本還卡在髖骨上褲子滑落到腳踝。
 
「等等,黃瀨你要幹麻!」突如其來的舉動讓笠松意識到黃瀨等會要做的事。
 
「嗚,笠松學長好過份阿,自己舒服了就不管別人了。」
 
「哪有!明明是你、阿嗯……黃瀨你!不、不要……」
 
帶著笠松精華的手指深入他體內,為了等會的進入做準備。第一次感受到從後面被進入的笠松,身體反射性的想抵抗外來的入侵,收縮的內壁讓黃瀨僅用一根手指就感受到內部的熾熱。
 
「好…好奇怪……黃瀨…出、出去……」
 
「學長你放輕鬆,我會很溫柔的。」
 
黃瀨用溫柔的語調要讓笠松放鬆點,不過成效似乎不大。黃瀨緩緩的插入第二根手指,強烈的不適感又席捲笠松而來。
 
「阿─嗚……誰、能放…輕鬆……你快點…唔…把你的手…拿開……」
 
「…好痛……黃瀨、你……唔……」
 
再繼續聽著笠松的呻吟聲,黃瀨怕自己都還未進入就先解放,一急之下已經放入第三根手指開拓笠松的後穴。
 
已經忍不住的黃瀨毅然決然的抽出手指,用他的分身頂住準備接納他全部的後穴,長驅直入。
 
「阿──嗚、好痛!阿─好痛──黃…黃瀨……」被貫穿的痛處讓笠松的眼角滑落了幾滴淚水,即便已經開拓過,跟手指不能相比的大小還是令人痛不欲生。
 
「學長…放輕鬆,你夾的太緊了阿。」克制著自己慾望的黃瀨已經滿頭大汗,比起在身下的笠松沒有好到哪裡去。
 
「你以為…我…可以控制阿……」
 
「我要開始動了喔。」好心的提醒卻換來笠松一記白眼,接著又是一連串求饒的呻吟。
 
「嗚……好痛…黃瀨你慢…慢一點……唔…阿……」
 
「就、就說慢…慢一點……你、還……嗚…加快……嗯阿……」
 
想著慢一點也是痛,快一點也是痛,黃瀨乾脆直接快速的抽插,讓笠松趕快適應,果然過沒多久,原本一直喊著痛的呻吟已經變成帶著快感的纏綿。
 
「嗯…哈阿……唔、嗯……阿……」
 
已經適應黃瀨的笠松甚至開始擺動著腰桿,讓黃瀨得以進入到更深的地方,一次又一次撞擊著他的敏感點。
 
看著身下的人如此渴求的擺動著,黃瀨的興致也跟著被挑起,努力的向更深處邁進。
 
「阿…黃瀨……嗯哈…阿……」
 
「笠松學長,舒服嗎?」黃瀨明知故問,只是想聽到笠松親口說出來。
 
「阿……舒、舒服…我還要……哈阿…再…再來」笠松已經沉浸在歡愉之中,只想再從黃瀨身上索求更多快感,在兩個人的世界裡,需要的不是理智,而是身體本能的尋求著更高的愉悅。
 
教室內充滿著笠松的嬌喘聲,和外面運動社團的呼喊聲相比毫不遜色,每次撞擊都將他推向更高的境界,黃瀨也在幾次衝撞之後到達高潮。
 
一股熱流射進笠松的腸壁內,像是接力一般,笠松也緊接在後跟著達到高潮。
 
經過兩次的解放,笠松整個人已經無力的癱在黃瀨手臂上,兩人的身體卻還是緊密的結合著。
 
「死黃瀨,你這樣根本是拖著我一起不練習。」終於將理智拉回的笠松,一開口就是對著黃瀨抱怨。
 
「笠松學長如果堅持要去,我現在也是可以去阿。」
 
黃瀨一副滿足的表情看著笠松,眼底是對他滿滿的愛,還帶著一點心疼。
 
「你!可惡,今天就先放過你,下不為例!」
 
「是是,下次換到我家。」
 
將笠松的話解讀為「下次不准在學校」,黃瀨毫不猶豫的答應,後面加上的那句卻讓笠松臉部一陣抽筋,表情僵硬死瞪著黃瀨。
 
要不是現在的他真的是連舉起手揍人的力氣都沒有,黃瀨現在肯定連笑都笑不出來,哪能對著他開玩笑。
 
雖然是個黃瀨偶爾會有些無理的要求,但再無理的事情也都還是會優先考慮笠松,這也是讓笠松對黃瀨一直無法自拔的原因。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