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降臨之時

關於部落格
部落主:藍翎雪
  • 266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獨一無二的生日禮物【青黃】

「你們在我家門前幹麻?」
 
出門去覓食的青峰回家就看見一群昔日戰友也是今日對手的赤司征十郞、綠間真太郎、紫原敦還有黑子哲也,另外的火神大我不知是跟著黑子來還是另有原因,全部都站在青峰家門前,
 
一向身為領導者的赤司率先說話,一開口又是命令句:「大輝,先讓我們進去。」
 
看著一群不知道幹麻的人,青峰即使滿頭霧水還是聽了赤司的話乖乖開門,只交代最後一個人要記得關上門。
 
扣掉火神的其他人都到過青峰家,所以很自然的就朝客廳走去,青峰也清楚的沒打算多招呼,到廚房拿了一瓶水壺就回到客廳。
 
「所以你們到底來幹麻的?總不會是來喝茶聊天吧。」
 
看著被五個人擠滿的小方桌,青峰也不想跟他們在大熱天的緊緊相依,自顧站到牆邊倚著站立。
 
從高處往下俯瞰,只見圍著桌子的五個人相覷而視,你看我我看你的看了許久都沒有回答。青峰連兩次問題都沒有得到答案,心中不多的耐性也迅速被磨光,正打算將這些對他來說打擾作息的不速之客給趕出去時,火神這才站了起來。
 
從身後拿出一個鞋盒,火神將東西送到青峰面前開口:「生日快樂,這是給你的禮物。」雖說是禮物,但從外表看來也只是個普通再不過的鞋盒。
 
「生日?阿,今天是八月三十一,沒看到五月帶著她恐怖的蛋糕出現就忘記了。」
 
青峰接過火神送的禮物道了謝,逕自就在火神面前打開禮物來。
 
原本還有氣無力的眼神瞬間閃閃發亮,那是只有青峰在看麻衣寫真集時其他人才能看到的眼神,現在卻對著一雙鞋驚叫:「這不是AO-07美國NBA專屬球鞋,全美除了賣給NBA球團外只有售出一百雙的鞋子嗎!火神你怎麼會有!」
 
「就請我老爸從美國買了寄過來的。」不以為意的火神看著青峰滿臉喜悅,興致高昂對球鞋愛不釋手的樣子就開心的笑了,至少他送對了禮物。
 
一旁黑子小聲地說:「火神君對青峰君真大方,送的東西似乎很昂貴。」
 
不經意的一聽還以為黑子是在吃醋,火神趕緊解釋:「只是順便讓我老爸多帶一雙球鞋而已!而且就算有了新鞋我還是會贏過青峰。」不只解釋還嚇了戰帖,青峰自然不會忽略。
 
「笑話,你也不過僥倖贏過我一次而已。」
 
「僥倖?那再來比一次阿!看你還敢不敢說是僥倖!」
 
「真太郎,你不是也有東西要送?」
 
對青峰和火神爭執沒興趣的赤司開口打斷,點了下一個送禮物的人。
 
東西都已經準備了的綠間當然不會現場即煞車,不打算將禮物送出去。般出身後一箱感覺就不輕的紙箱,綠間走到青峰的眼前,「生日快樂。」
 
看著眼前一箱類似保養品還化妝品的東西,青峰不懂也不想了解到底是什麼,只是疑惑綠間幹麻將這東西拿到他眼前。
 
「喔謝拉,這是你今天的幸運物?」
 
「才不是,我今天的幸運物是黑框眼鏡,這是給你的禮物。」
 
「什麼!這女人的東西是給我的禮物,綠間你是在跟我開玩笑還是你拿錯禮物了?」
 
青峰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那箱就算不知道名子,他也能確定是女人在用的東西,現在綠間卻說那是送給他的禮物。
 
空出一隻手推了推眼鏡,綠間肯定道:「我做事情向來都是認真的,這些是一些美白的保養品,我還有特地問過哪些效果比較好,你心存感激的收下就對了。」將東西堆到青峰手上,綠間馬上坐回原本的位置。
 
身旁的其餘四個人除了火神都憋笑憋得滿臉漲紅,火神則是毫不掩瞞的大笑出聲,只有青峰一個人是氣的臉紅脖子粗。
 
「綠間你欠揍阿!」
 
「記得每天都要擦效果才會出來。」
 
相較於青峰激動的要上前掐死綠間的樣子,綠間倒是冷靜的可以。
 
壓緊桌子憋笑到快窒息的赤司努力鎮定下來,讓下一個紫原去送禮物。
 
「敦,你的禮物呢。」
 
「喔好。」從桌子底下撈出剛才塞進的圓形盒子,一個讓人一眼就認出是裝了蛋糕的十二吋圓柱體。
 
盒子外頭本該纏好的精美絲帶和精緻的花形結都歪歪斜斜,還有不少紛亂的皺摺在上頭裝飾。馬上看透的赤司只是無奈的視而不見,這種事說是在預料之中也不為過。
 
「生日當然要有蛋糕。」
 
將蛋糕放到青峰手中,紫原就快步回到位置上做好,咬著才吃掉一半的美味棒。感覺到與盒子大小不成比例的重量,讓青峰不知道該怎麼說的違和感促使他將外頭的緞帶一扯而掉,打開上頭的蓋子。
 
「喂!紫原你要送也有點誠意好不好!」
 
看著盤子上頭一空的蛋糕,只剩下鮮奶油散亂得杯盤狼藉,青峰雖然對蛋糕沒有太大興趣還是忍不住說了一下紫原。
 
「小赤,青仔好兇阿。」
 
紫原拉著赤司的衣袖,無辜的眼神向他求救,但其實只是顧著吃東西懶得跟青峰爭吵罷了。
 
看青峰只是無聊說說,沒真的打算要紫原怎樣,赤司也就懶得多說,反正大家內心都知道要紫原不吃東西還不如讓他去死。
 
「敦,你去外面將我準備的禮物搬進來。」
 
嘴上還咬著兩根POCKY棒的紫原唯獨赤司的話不管是在何時說的,都會乖乖去做,即便他手上還依依不捨抱著一堆零食。
 
從外頭又推又搬得將一個足足有一百公分高的禮物盒給帶進客廳,放下時還感覺到一陣震動,禮物放在地板時發出不小的撞擊聲。
 
「大輝,別說我對你不好,這禮物送你。」
 
「赤司你是送我籃球架嗎?這巨大的體積究竟是怎麼回事。」
 
繞著禮物走了一圈,青峰還是猜不出裡頭究竟藏了何物,一個生日禮物還用到這麼大的箱子,也不知是真昂貴還是要愚弄他。
 
不被信任的赤司心情自然有些往下掉,但想想今天是青峰得生日也就不多計較,以後有的是機會算帳回來。「打開就知道了阿。」
 
繞到垂有蝴蝶結末端的緞帶前,青峰迅速一拉就一次將整個結給拆開,飄蕩落至地面,沒有多加包裝紙的箱子只剩下上頭一個小蓋子。
 
怕有什麼「生日惡作劇」發生,青峰又多看了一眼最可能為兇手的赤司,只見對方面帶微笑,也不知是哪方面的笑容,只好硬著頭皮將蓋子給掀開。
 
映入眼簾是一個與青峰對比的白皙膚色,毫無一絲贅肉的身材被能夠襯著膚色的淡粉色緞帶纏繞。從頭到尾沒有發出一絲聲響,只因為嘴部被率先給纏繞住,被扒的一件衣服都不剩,連底褲也脫得乾淨溜溜,上空的設計宛如為了顯現他那傲人的身材,雙手雙腳都被扣在後頭綁住,被迫挺著胸膛更增添了被關注的羞恥感,重點部位若隱若現的包裹著,一個走動似乎就會脫落般引人犯罪,而被引的那個人連反抗都沒有就直落設計中。
 
脖子上還綁著象徵禮物拆解第一步驟的蝴蝶結,青峰只是輕輕滑過,沒打算馬上解掉,好禮物當然要獨自品嚐。
 
看著黃瀨已經流了滿臉的淚水,青峰只伸手安撫般的輕抹一下,就像在宣示主權的落下一個吻,只是這禮物就算不這麼做也早就是他的了。
 
「赤司你有做什麼過分的事情嗎?」
 
雖然對這個禮物滿意到無法言語,更勝麻衣的雜誌與限量球鞋,因為這個人永遠只有一個,但青峰還是不忘綁人過來的可是那個赤司征十郎,不免懷疑他是否有對黃瀨做什麼。
 
「嘖,大輝你好大膽子敢這樣懷疑我阿,」手上揮舞著剪刀,赤司毫不客氣的說:「要不是今天是你生日我可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你。我只是偷放了些迷藥將涼太迷昏綁起來而已。」
 
「很好。」青峰將黃瀨從箱子中抱起,準備要用接下來的時間好好品嘗這個今日最滿意得禮物,「你們慢走我就不送了。」
 
「等等,青峰君,還有我要送的禮物。」黑子將裝滿一整個塑膠袋的保險套掛上青峰手上,像是擔心青峰會用不夠似的,裝到幾乎要爆出來。
 
看了眼掛上手的東西,青峰笑著搖搖頭,「哲謝拉,你送的東西我絕對會好好保存下來的。」
 
聽出了青峰的言外之意,黑子也只是默默看了一眼被青峰抱在懷中的黃瀨,兩個人四眼對看,黃瀨眼中還有著些微求救訊號,不過只是些微。
 
黑子就當做了自己什麼都沒有看見,在心中祝福黃瀨明天還能夠正常行走。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