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降臨之時

關於部落格
部落主:藍翎雪
  • 266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要逮捕你【青火】

 身穿一襲警察制服的青峰站在一家牛郎店的外頭,原本打算入內的一些未成年少女都因此而猶豫甚至離開,連從裡頭出來的人看到後也都飛也奔的逃離現場。
 
青峰從桃井那邊聽到火神今天生日,結果腦子一熱就買了蛋糕卻忘記他根本沒有跟火神約,又想辦法去打聽了一下今天火神會在哪裡,沒想到桃井給青峰的回答居然是鬧區裡的一家小小牛郎店。
 
當時還反覆確認好多次,最後桃井生氣的丟下「阿大不相信我就不要問嘛」就跑掉了,青峰沒有其他辦法也只好照著桃井說的來當場看看。
 
不過已經在這裡站了一個多小時,看到不知道多少男男女女進出這個地方,就是沒有看到火神大我那個標記鮮明的分岔眉毛。
 
途中青峰都還猶豫要不要就這樣離開,反正蛋糕買了大不了自己吃掉,當初也不知道腦子哪裡燒壞了居然還跑去買蛋糕,青峰懊惱地佇立在牆邊,一站又過去了一個小時,時間已經超過九點。
 
不知道哪來的耐性讓他可以在一個地方站快三個小時,青峰想想他今天腦子肯定病的不輕打算回家休息的時候,終於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出現在眼前。
 
「呵呵,火神君陪人家回家嘛。」
 
一個看似十五、六歲的女高中生拐著火神的手,撒嬌般的口吻嗲到讓青峰都起了雞皮疙瘩。
 
「欸,可、可是我等等還要留下來幫忙阿。」
 
「那種事情交給其他人不就好了,火神君捨得放我一個小女生自己回家嗎?」
 
一雙光猜就覺得戴了瞳孔放大片的明亮大眼閃亮亮的看著火神,被靠得緊緊地身體讓火神緊張地口吃起來。
 
青峰白白站在這個地方近三個小時,結果火神一出場就給他看這種肉麻的無聊戲,他臉帶不爽地向前走去。
 
「唷,火神,誘拐未成年少女嗎?」
 
「青、青峰!」
 
「阿,警察!火、火神君,我先走了,明天再來找你唷。」
 
一看到穿著警察制服的青峰走過來,高中生少女馬上就跟剛才那些人一樣迅速逃離現場。不過其實青峰完全沒有想要工作抓這些人的意思,會穿警察制服單純是因為他剛下班就過來找火神根本來不及換衣服。
 
看到女學生跑掉,火神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打算謝謝青峰但想到自己現在在做的事情就欲言又止。
 
「嘖,聽五月說妳在這邊工作原本還不相信,就憑你這個樣子沒事學別人當什麼牛郎阿。」
 
青峰看了火神一眼,穿起西裝打著鼻挺領帶的他看來還有幾分帥氣,但是剛剛一講話起來根本就完全沒力。
 
「就有朋友在這邊工作找我一起來阿,誰知道會被一堆人給纏上。剛剛那種女學生還算好打發,遇上那種中年婦女才叫恐怖。」火神無奈的抱怨著,無心說出的「一堆人」讓青峰整個青筋爆增。
 
「我剛剛看到你又拐未成年少女,現在以現行犯的身分逮捕你。」
 
抓住火神的手腕,青峰直接拉著火神離開。
 
「等等,青峰你在幹什麼,什麼現行犯阿。而且你要帶我去哪裡,我的東西都還在店裡面阿。」
 
「我說了我要逮捕你,東西放在那邊又不會有人搶。」
 
「就說了你憑什麼逮捕我阿。」火神依舊在跟青峰拉扯著,不過力氣占了一點點上風的青峰還是勉強拉著火神向前走。
 
「憑我是警察。」
 
「現在應該不是你的上班時間吧。」
 
「誰說的,我不是穿著制服嗎。」
 
「你到底要帶我去哪裡!」
 
在一陣拖拉下火神終於生氣的甩開了青峰的手,兩個人就在大街上對峙了起來。
 
「去我家。」
 
「蛤,青峰你腦子有洞阿。」火神不敢置信的看著青峰。
 
「靠,你才腦子有洞勒。跟我去我家就對了拉!」
 
打算給火神一個驚喜,所以青峰完全不打算透露更多,又用力地抓過火神的手,這次非常注意地不讓他掙脫。
 
一路上火神不停抵抗著,口中還一直叫著「青峰你到底想幹麻」「青峰你放開我」「青峰你……」諸如此類的話。原本警察拉著人的畫面就已經夠引人注目,在加上火神的聲音又引來更多人的注意。
 
不過在其他人眼中大概都自動解釋為:警察正在逮捕犯人,而犯人不從這種正常的畫面。雖然青峰本來就是以這個藉口為由要帶火神到他家,而現場的其他人識相的讓開反而讓他的目的更加順利。
 
死拖活拉終於將火神給帶進青峰家中,青峰覺得要將一個大男人拖著走比打了一場激烈的籃球賽還要累,下次絕對不會再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青峰你到底要幹麻!」
 
都已經到了青峰家中,火神還在繼續問著青峰的目的,一隻羊活活送進狼口中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就是這樣吧。不過火神是一隻老虎。
 
青峰打開客廳的燈,裡頭的桌上已經擺上青峰剛拆開的蛋糕,上面只有插著Happy Birthday字樣的塑膠品,沒有常見的歲數蠟燭。
 
「進來吧。」
 
招呼了一聲火神,對方一踏進客廳就被桌上的蛋糕給嚇著。
 
「欸,青峰,你、你怎麼會知道我的生日。」
 
「不小心從五月那邊聽到的拉。」不耐煩的回答。
 
其實是正在跟桃井打聽所有有關火神的事情,結果不小心就發現今天意外就是火神的生日這才是事實。
不過青峰哪可能將這種事情給說出口。
 
「那你傳個簡訊給我就可以了,何必這麼費心阿。」
 
火神不以為意地笑著,但其實還是對青峰這麼粗線條的人也有這麼細心的時候而感動。
 
「嘖,不爽不要吃。」
 
「怎麼會不爽呢!我只是很意外拉。」火神自逕的坐下,拿著刀子就準備要切蛋糕,兩人完全忘了買蛋糕的意義。
 
生日快樂歌,沒有。許願,沒有。
 
火神開心的切了一大塊蛋糕拿給青峰,「吶,分你。」
 
接過蛋糕的青峰一拳揍了火神的頭,後者還不明白他為何無原無故當壽星還要被揍,「你好意思阿,明明是我買的蛋糕。」
 
「可是這蛋糕不是送我了嗎?那就是我的了阿,所以現在是我分給你吃。」
 
「你哪隻耳朵聽到我送你了!」
 
「恩,兩隻耳朵都聽到了吧?」火神仔細地想了想,好像有聽到又好像沒聽到,不過他也懶得管了。
 
「我看你需要去看醫生了。」青峰大笑著,受不了眼前這個笨蛋。
 
「你的腦子比我更需要去看醫生吧。」
 
「可惡阿你這傢伙!我決定了。」青峰一手搭上火神的肩膀,「今年我送你的生日禮物就是醫院門票一張。」
 
「傻子阿你!醫院哪來的門票阿。」
 
火神被青峰地話逗得不亦樂乎,兩個人各拿著一塊蛋糕你一句我一句的鬥嘴,一不注意時間竟然就超過了午夜,火神的生日過去了。
 
注意到時間的青峰突然發覺他好像有一句最重要的話忘記說,「阿!我好像都還沒真正跟你說,生日快樂。」
 
「哈哈哈,生日都已經是昨天了你現在才說,青峰你是笨蛋阿。」經過剛才一翻混戰,火神已經笑到肚子快抽筋,「不過還是謝謝你啦!」
 
今年火神的生日──沒有生日快樂歌,沒有許願。只有蛋糕,還有笨蛋。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