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降臨之時

關於部落格
部落主:藍翎雪
  • 266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只要你高興【笠黃】

 『笠松學長
 
剛剛我經紀人突然發短信跟我說有工作要做
 
所以今天的練習要請假
 
不好意思』
 
笠松看著手中黃瀨發來的簡訊,背著書包正朝社辦走去。黃瀨因為工作請假也不是第一天的事情了,所以他早就習慣了。
 
可是今天的笠松卻因為另一個原因而煩躁。
 
今天是七月二十九號,也就是笠松幸男的生日,可是正處於交往階段的他跟黃瀨能見面的時間就只有短短的社團活動時間,今天黃瀨又請掉了,也就代表今天,也就是他生日的這天居然悲慘到見不到黃瀨一面。
 
皺起眉頭,笠松從早的好心情就這樣被一封簡訊給輕易打壞,不過心情不好那也是私人事情,所以為時三個小時的社團練習他還是跟平常一樣認真。
 
不過在其他隊友還有許多學弟眼中可就不是那麼一回事,所有人從在社辦看到眉頭皺到都可以夾死蚊子的笠松那刻起,神經都緊繃到不行,戰戰兢兢的換衣服、基礎練習、就連打社內練習時都非常小心的不敢與笠松碰撞。
 
雖然這麼做其他人可能覺得有些誇張了,但所有見過笠松這個好好人發起脾氣時候的人都是如坐針氈,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反差?好的時候很好一生氣起來可以殺人的那種。
 
笠松本人都身陷在烏雲罩頂的情況下,自然沒有發現自身周圍奇妙的氛圍,其他人跟他小心翼翼的對話也沒注意到,正常的做著每件事情但氣氛就是不對勁,讓人實在不知道該說笠松是正常還不正常了。
 
終於熬到放學時間,這對於除了笠松以外的人無疑是個解脫,雖然訓練向來都不怎麼輕鬆,但要小心笠松的練習又顯得更加勞累。新生雖然要留下來清理場地,但身為二年級舊生的笠松離開了也就不那麼緊繃,大家都回復到了原本的狀態,只剩笠松一個人還繼續躲在無法見到黃瀨的雷雨雲下。
 
其實笠松也不是非常期待黃瀨會送他什麼高貴的禮物,只是很單純的想要跟黃瀨一起度過一年一次的生日,一起度過一生只有一次的十七歲生日。
 
換回制服,笠松帶上書包準備走出學校踏上回家的路,結果在大門口被一個熟悉的聲音給攔下。
 
「笠松學長──」
 
原本低著頭看地面的笠松猛然轉頭,看到一頭因跑步而飄揚的金髮朝他以每秒七公尺的速度接近。
 
「哈乎……好、好險追上了……」
 
黃瀨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不知道是從哪裡一路奔到學校,但運動量已經足以讓黃瀨瀏海下的額頭滿是汗水。
 
「黃瀨你不是去工作嗎?」
 
「欸,我、我剛從工作現場那邊趕過來的。」
 
黃瀨眼神飄忽不定,語氣中透露出一點心虛,笠松自然都沒有看漏,所以在黃瀨身上來回上下看了幾眼,最後終於在黃瀨一直藏在背後的手看出端倪。
 
「那你手上那個是什麼?」
 
「阿,可惡,先被看到了。」對於他拙劣的藏物技巧感到鬱卒,既然都已經被發現黃瀨也只好從實招了,「笠松學長,生日快樂。」
 
將一直放在身後的八吋蛋糕盒拿到笠松眼前,黃瀨開心地笑著祝笠松生日快樂。
 
從黃瀨手中接過蛋糕,笠松看著上頭精緻的緞帶與樣式,是他曾經在電視廣告看過的店家,可是印象中那是在東京開幕而且只能現場排隊購買的蛋糕店。
 
「黃瀨你跑去東京?」
 
發覺到說謊的事情被笠松發現了,黃瀨緊張的兩手合併閉起一隻眼睛微微皺著眉頭道歉:「笠松學長抱歉,我說要去工作是騙你的,因為這個一定要當場排隊而且人又超多,所以我一下課就衝去東京那邊買,翹掉籃球練習真的對不起阿。」
 
黃瀨一隻睜開的眼睛仔細地觀察著笠松的表情,擔心對方會有任何不愉快的心情,今天是笠松的生日,黃瀨自然希望他過得開開心心。
 
只是小小聲的說了句「真是的,抽你喔」卻沒有任何動作,笠松低頭看著蛋糕沒有任何表示,黃瀨一秒以為對方真的生氣了,擔心的手足無措。
 
「阿不、笠松學長真的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騙你的,不然之後我補練習!看要我補多久都可以,你不要生氣阿。」
 
「笨蛋,我當然要生氣。」笠松將斷句斷在這兒,讓黃瀨緊張地又開始動腦想著要如何安撫他,「你害我以為今天都不會再看到你,以為要自己一個人過生日,以為一年一次的生日居然沒有你,以為……」
 
笠松地話都還沒說完,黃瀨就一把將他給抱住。
 
「喂!這邊是大馬路上你在幹嘛!」
 
「那我們去學長家吃蛋糕慶生。」放開笠松,黃瀨就像一隻搖著尾巴等主人帶出門的狗,不過現在是要跟著主人回家就是。
 
嘆了口氣,笠松真的覺得剛剛那鬱悶了三個小時的自己像個笨蛋似的,輕輕地踢了一下黃瀨以示報仇,簡短地說了聲走吧就率先轉頭離去。
 
黃瀨快速跟上將笠松右手上的蛋糕拿過自己提著,然後用左手握住了笠松一時空掉的右手,腳步輕快。
 
「黃瀨,你不怕被拍到嗎?」
 
「不用擔心拉,今天只要是會讓笠松學長高興的事情,我什麼都會去做唷。」
 
「我才不會因此而高興呢。」小聲的滴咕了一句,嘴上這麼說,笠松的手卻是緊緊的握著黃瀨。
感受到對方由手傳來的體溫,黃瀨笑的很溫柔。
 
笠松家距離海常走路只有十分鐘的距離,上次黃瀨到笠松家是因為要一起研究IH戰對手的錄影帶,那時是籃球隊的大家一起的,所以今天還是黃瀨第一次一個人到笠松家裡作客。
 
兩人進到客廳,黃瀨手腳迅速地將蛋糕盒給拆開,裡頭是用各式水果點綴在周圍,中間用巧克力寫著Happy Birthday字樣的小蛋糕,插上有著1跟7字型的蠟燭,黃瀨突然想起他身上沒有帶打火機。
 
「笠松學長,你家裡有打火機嗎?」
 
「幹麻要打火機,蛋糕不就切一切然後吃掉就好了嗎?」
 
「那怎麼可以!生日最重要的當然就是要許願阿,所以點蠟燭是十分重要的。」
 
不容拒絕的口吻,黃瀨非常執著於許願這件事情上也不知為何。
 
看著對方堅定的表情,笠松只好起身去尋找打火機,等他拿著打火機回來時,黃瀨將餐盤叉子都準備好,連垃圾也都已經收在剛剛打開的蛋糕盒蓋子上,一副賢妻的樣子都讓笠松懷疑黃瀨原本除了在籃球上,其他事情動作有這麼快嗎?
 
點好蠟燭,將燈給關掉,蠟燭微小的燭光映照在兩人臉上讓他們看見彼此,黃瀨開心的唱起生日快樂歌,先是日文版再來還加上英文版,笠松只是在一旁靜靜的聽著他的歌聲,雖然只是個模特兒,但黃瀨的歌聲卻不算遜色,聽來還有幾分韻味。
 
「嘛嘛,歌唱完了,笠松學長快點許三個願望!只有前兩個可以說出來唷。」
 
看著燃燒著的蠟燭,笠松慢慢閉上眼睛。
 
「第一個願望,我希望海常能拿下IH冠軍。」
 
「第二個願望,我希望海常能拿下WC冠軍。」
 
第三個,笠松在內心思考了一下,最後還是決定,「希望黃瀨永遠在我身邊」。
 
「好了。」睜開眼睛,笠松看了一眼黃瀨,對方示意他趕緊吹蠟燭。
 
一口氣將兩根蠟燭都吹息,室內瞬間變的一片黑暗,黃瀨急忙地想要開燈,結果一起身就不小心因為絆到桌腳而跌倒。
 
「嗚哇!」
 
發出一聲驚呼,黃瀨感覺到他似乎沒有直接跟冰冷又堅硬的地板接觸,反而是倒在一個溫暖的東西上。
 
笠松被黃瀨突如其來的驚呼聲給嚇著,下一秒就被一個重物給壓上。
 
逐漸適應了黑暗的兩人看到了眼前不到兩公分距離的彼此,即便是在黑暗中還是感覺地到黃瀨倏然變紅的臉頰。
 
笠松沒有放過這難得的機會,微微抬頭吻下了黃瀨。
 
感受到對方溫熱的唇印上自己,黃瀨主動的張開兩片唇辦邀請對方進入,兩個人表面上看似平靜,內裡卻已經鬥的火熱,誰也不肯先行放開對方,笠松吻地很深,幾乎要將黃瀨的口腔裡給吻盡。
 
糾纏許久的兩人最後終於在幾乎斷氣的情況下才分離,笠松意猶未盡的樣子,「這是要給我的生日禮物嗎?那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
 
一個翻轉,換成笠松在上黃瀨在下的情況。
 
「我說過,今天只要是會讓笠松學長高興的事情,我什麼都會去做。而且剛剛你許的三個願望我也都會幫你達成的。」
 
笠松輕聲笑了,黃瀨連笠松藏在心中的願望都說了要幫他達成,不過的確,那個願望也只有黃瀨能達成了。
 
笠松再次吻上黃瀨,拉開了今晚的序幕。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