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降臨之時

關於部落格
部落主:藍翎雪
  • 266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青峰的飼養方法【青黑】

 最近找到了一本蠻有用的書,書名是「狗狗的飼養方法」。
 
為什麼說有用呢?因為自從看了這本書之後,許多跟青峰君相處上的問題都有迎刃而解的感覺。
 
 
第一次發現這本書的功用似乎是在上星期某個放學的回家路上。
 
 
「哲君──你看阿大他拉!明明沒錢了還一直在便利超商裡面看小麻衣的雜誌,我怎麼叫他他都不理我,哲君快幫我想想辦法阿。」
 
桃井同學突然從便利超商裡面跑出來環住我的手,一手指著站在裡頭低著頭的青峰君。照剛剛的說法,青峰君現在應該是在看著他喜歡的那個小麻衣的雜誌。
 
「哲君幫幫我阿,阿大他媽媽拜託我今天一定要準時帶他回家的。」桃井同學一臉十分為難的樣子,看來如果不幫忙一下連我都不能回家了。
 
『狗狗的視線會自然地追逐著會動的事物』
 
嗯,來試試看好了。
 
從社團袋子裡拿出一顆籃球,桃井同學疑惑的看著我的舉動,似乎是完全不明白我為何要在大馬路上拿出籃球。
 
「哲君你拿籃球做什麼?馬路上不能玩球的耶。」
 
「桃井同學,你先去站在那個櫥窗前,就是青峰君抬頭看的到的地方。」
 
雖然桃井同學還是完全不明究理的樣子,但還是真的走到了我說的位置上。
 
話都已經說出口,而且東西也已經拿出來,但是會不會成功我一點把握也沒有,畢竟這是對狗而言,不知道對青峰君有沒有用。
 
球從手中脫離,很自然的沿著拋物線經過桃井同學身後然後落到前方大約三公尺處,彈跳了幾下就停了下來。
 
站在便利超商內的青峰君真的抬起頭將目光從雜誌移到籃球上,待球落地後才發現隔著玻璃窗盯著他看的桃井同學,還說了些話,從嘴形看來似乎是「五月你站在那邊幹麻」差不多這樣的話。
 
見到終於有反應的青峰君,桃井同學興奮的又朝著我撲來,被她強勁有力的抱住讓我還腳步不穩的拐了一下。
 
「哲君真的好厲害阿!真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
 
「桃井同學,很難受阿。」被抱在胸前不停磨蹭著,連要吸一口氣都十分困難。
 
「欸,五月妳抱著哲在幹麻?」
 
青峰君從便利超商內走出來,雙手插著口袋,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和桃井同學。但是不能先救救我嗎?我真的快窒息了阿。
 
「你還敢說,要不是剛剛哲君用球吸引你的注意,我看今天你又不能準時回家了啦。」
 
桃井同學依然沒有放開抱著我的雙手,充滿著抱怨的口氣對青峰君訓話,不過對青峰君來說這種程度的氣憤應該完全沒用才對。
 
「阿──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那種事情沒關係啦。」
 
果然。
 
「怎麼會沒關係!今天阿姨特別交代我一定要準時帶你回家的,快點走了。」桃井同學終於放開我,兩手叉腰抬著頭直盯著青峰君看。
 
呼吸到久違的空氣,真的令人有活著真好的感覺。
 
「算了,反正時間也不早了,快走吧。哲,掰。」
 
逕自的朝回家方向前進,青峰君轉頭就走完全沒有要等桃井同學的意思。
 
「阿,阿大你怎麼可以自己走掉。哲君掰掰,謝謝你囉。」
 
「青峰君,桃井同學,明天見。」
 
雖然知道前方兩人都看不到,但還是習慣性的點了點頭。
 
道別完後我撿起了剛剛丟出去的球放回袋子內,繼續看著「狗狗的飼養方法」,看來這本書還不錯用,有好好讀一讀的價值。
 
 
最近的一次也就是現在。
 
 
「喂,哲也,大輝那個傢伙居然敢給我翹掉練習,你去屋頂上找找看他是不是在那邊睡覺。」
 
回頭看著站在一旁正在擦汗的赤司君,雖然不太想要放掉練習去找青峰君,但赤司君的命令又不能違背。
 
「好。」
 
將球放在一旁,拿起書想說等等路上可以打發時間就出發去找青峰君。
 
經過赤司君旁邊時似乎有聽到「等回來時讓他不准碰球跑步跑到死好了」的話,應該不會連我這個出去找人的都一起罰吧。
 
走在熟悉的校園中,即便一邊看書一邊走路也還不至於跌倒,經過中庭爬上樓梯上到教學區的頂樓,打開半掩的頂樓鐵門時大概就可以確定赤司君的猜測沒有錯。
 
頂樓並不是我的活動範圍,加上上次被派來找青峰君這也才是我第二次上來而已,四處望了望馬上在圍網邊看到有著黝黑皮膚還穿著制服的青峰君。
 
「青峰君,已經是練習時間了,赤司君要我來叫你過去。」
 
還沒等我開口,青峰君就已經睜開眼睛看向我,我還正擔心著如果叫不醒該怎麼辦,幸好省掉了這個麻煩。
 
不過看到來人是我時,青峰君又閉上眼睛,似乎打算繼續睡下去。
 
「青峰君?」
 
「哲,坐下來。」
 
「為什麼?」
 
「叫你坐就坐嘛!你就不能像在場上那樣跟我配合嗎?」不容許拒絕的口氣。真的除了在場上之外,我和他一直都很不合拍。
 
考慮了一下輕重,只有我一個人回去應該也會被赤司君罵,那就先看看青峰君想做什麼再決定要怎麼讓他回去好了。
 
拉了一下褲管,我坐到了青峰君的腰際旁邊。
 
一坐下就感覺到從後面伸出的手,從背後穿過雙手環住我的腰,而且整個人貼到我的背部,最後還將投靠到肩膀上,青色的短髮正好搔弄著我的脖子與耳際。
 
「青峰君,你在幹什麼?」
 
「嘛,反正現在回去一定會被罰一堆練習,今天就乾脆全部翹掉吧。」
看來赤司君的做法真的不難猜,雖然在處罰的項目上有些出入,但結論都是會被處罰。
 
「那你抱著我幹麻?」
 
「靠著哲就會覺得世界變的很安靜,樓下那些吵鬧的聲音都不會傳進耳底,而且哲也不會一直說話,這樣我比較好睡。」
 
「青峰君,你要我跟你一起翹掉練習喔?」語氣有著稍微的無奈,本來不能練習出來找人就已經覺得很不喜歡了,現在連回去都回不去更是可憐阿。
 
不過青峰君似乎誤會了我口中的意思,輕鬆的回答:「反正到時候赤司問起,你就說我硬把你留下就沒問題了拉。」
 
事實也是這樣沒錯阿。
 
我已經懶得反駁,反正現在這個樣子就算我想回去青峰君大概也不會放人,而且一個人回去跟被強迫翹掉練習最後可能的處罰應該差不多,我也就不那麼在意了。
 
打開剛剛帶出來的書,看回前一刻閱讀到的地方。
 
『狗狗的聽覺比人類敏銳,只要有一點點的聲音就不容易入睡。』
 
耳邊已經傳來青峰君規律的呼吸聲,似乎是已經睡著了的樣子。
 
有時我都懷疑這本書到底是在寫狗還是在寫青峰君,或許有時候青峰君真的單純的跟狗一樣吧,這樣……似乎也不錯。
 
剛剛還因為不能練習而產生的無奈感已經一掃而空,現在只剩下和青峰君單獨相處而且還了解到他更多事情的快樂。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