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降臨之時

關於部落格
部落主:藍翎雪
  • 266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F的未來【紫赤】

 一個身長兩百一十公分的人走在路上,即便只是穿著著普通籃色襯衫配上黑色西裝褲,想不引人注意還是很難。
 
耳邊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與剛剛來來往往的交談聲有著些微不同,原本低頭看著地面的赤司征十郎抬頭尋找引起騷動的來源。
 
突出在人群中的一頭紫髮讓赤司征十郎馬上鎖定到騷動的源頭,也正是自己在等的人。
 
「敦,你遲到了。」
 
「小赤對不起拉,因為剛剛有一個蛋糕一定要趕出來給客人所以耽誤了一點時間嘛。」
 
明明是個在身高上完全佔優勢的人,在言語中卻透露出對赤司征十郎不敢違抗的感覺。這大概是從中學就已經養成的反應,即便現在已經出社會了還是讓紫原敦反射地如此說話。
 
「肯定又是你不小心把做好的蛋糕給吃掉了吧。」赤司征十郎一語道破。
 
被戳中痛處的紫原敦只是臉部微微扭曲,帶著不好意思的表情搔了搔頭,低聲說著「既然都肯定了那就不要說出來嘛」的話。
 
牽起赤司征十郎的手,不只是怕在擁擠的人群中走散,因為以紫原敦的身高就算走散了要找人也不算難,更重要的是這是赤司征十郎在外面難得許可的動作,所以只要見面,紫原敦總是迫不及待的想要一直牽著他的手。
 
因為紫原敦遲到的關係,離餐廳預定的時間已經超過了幾分鐘,規定上是寫著十分鐘後座位就不予以保留,這樣難得預定到的位子就只能拱手讓人了。所以兩人沒有散步聊天的閒情逸致,而是快速的穿梭在人群之中。
 
「94要美食」是最近在鬧區新開的一家高級餐廳,採用離這邊不到一小時路程的產地新鮮食材,搭配上六星級廚師的手藝,在開幕六個月以來都是一位難求。紫原敦也是靠著同事在餐廳裡認識的同行,想盡辦法才在今天訂到了位置,如果一不小心錯過了下次又不知要等到何時。
 
「先生請問訂位大名?」一位穿著鼻挺西裝的服務人員手拿單子詢問著。
 
「紫原敦。」
 
「好的,兩位這邊請。」
 
兩個人被帶到一個被半圓形牆壁與外場稍加隔絕的空間,擺設著兩張椅子與桌上插著鮮花的細緻花瓶,這是比一般座位更加難求,有時間、有錢都不見得坐得到的「情侶座位」,半圓形牆壁就是為了情侶們的隱私而特意打造又不顯得密閉的造型,旁邊更是一大片落地窗,可以從高樓一覽鬧區的風光。
 
紫原敦紳士的幫赤司征十郎拉開座椅,待他坐下後才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兩位請先看一下我們的菜單,稍待一會將會有人員來替你們服務。」服務生訓練有素的將菜單放置兩人面前,接著九十度鞠躬才退下。
 
「小赤你看,這次果然來對了,這家餐廳真的不錯呢!」紫原敦看著菜單興奮的說著,讓人實在不明白到底是在說食物方面還是服務方面。
 
不過赤司征十郎也沒有特別在意這種事情,只是很單純的以他的想法來回答:「嗯,服務方面的確做的還不錯。」
 
不一會換上一位束著整齊馬尾的女服務生來點餐,赤司征十郎正要開口的時候就被紫原敦給搶先一步點了份雙人套餐,再搭配一瓶1984年份的義大利進口紅酒,就讓服務生退下去了。
 
在紫原敦搶掉赤司征十郎的話時,對方就一直帶著不情願的眼神盯著他看,直到服務生終於走掉才開口說話。
 
「敦,你沒事點什麼雙人套餐?」
 
「難得跟小赤來吃當然就要點點看雙人套餐阿!」
 
似乎是個很合理的說法,不過在赤司征十郎面前,所有話都會被剝去外皮只剩下最原始的一面。
 
「你是想要一個人吃兩人份吧。」
 
「嗚,小赤你怎麼這麼說呢?今天可是要慶祝你奪得三冠王的稱號,我怎麼會搶主角的食物!」情人點雙人套餐的理由不成立,紫原敦馬上將話題轉移到今日的正題上──慶祝赤司征十郎出道後奪得的第一個三冠王稱號。
 
的確,以一個新人之姿就奪得三冠王的稱號這算是史上第一例,但對於凡事完美的赤司征十郎來說,這只是一個再平常不過的事情,所以從來沒有想過要特別慶祝,要不是紫原敦特別提出來,他想今天應該還是待在家中度過無聊到發慌的一天。
 
「你明知道我不太去在意那種稱號,還特意邀我出來吃飯。」明明是當事人,赤司征十郎卻比紫原敦來的興趣缺缺。
 
「這當然也只是一個藉口嘛,我當然知道這點勝利對小赤來說沒有太多意義,但是之前因為巡迴賽的關係,我跟小赤已經很久沒有見面了阿。」
 
帶著些許抱怨的口吻,雖然內心知道那是重要的比賽,但因為那些對他來說連玩都沒玩過的東西而不能見到赤司征十郎,紫原敦不免有些不滿。
 
看著眼前跟賽程過不去的紫原敦,赤司征十郎只是淡淡嘆一口氣。紫原敦的想法他也不是不能理解,畢竟他自己也一直想要早點結束比賽回到東京見紫原敦,只不過賽程的時間安排就是固定那樣,即便他以再快的速度秒殺對手,最後冠軍賽也不會因此而提前。
 
前菜是很平常的蔬菜沙拉,這一點點份量的食物對紫原敦來說實在是開了胃卻等不到主食只能空置著的感覺。
 
快速吃完的他只好看著細嚼慢嚥,吃的十分優雅的赤司征十郎,結果一看反而更餓,而且看著赤司征十郎吃東西的樣子又覺得剛剛明明自己才品嘗過的食物又變的更加可口。
 
一個衝動,紫原敦站了起來,上身越過桌子,一手支起赤司征十郎的頭,四片唇瓣毫無空隙的接合在一起,紫原敦輕輕咬了赤司征十郎的下唇,對方因為疼痛而稍微張開的嘴馬上被強勢的舌頭給竄入,兩個人的舌頭就在赤司征十郎的嘴中舞動,交纏許久後,紫原敦將對方口中的食物給搜括一空,才意猶未盡的勉強放開險些窒息的赤司征十郎。
 
「紫原敦,你……!」臉部不知道是因為生氣還是害羞而紅潤,不過赤司征十郎的確是被氣到說不出話來。
 
將食物吞嚥下肚,紫原敦滿足的舔了舔嘴巴。
 
「明明是同樣的食物,小赤的吃起來就是比較好吃。」
 
「就算你這樣講我也不會原諒你的,明明之前就說過公共場合不准親我的。」赤司征十郎憤怒的用叉子用力插著生菜,一口接一口咀嚼著。
 
「我只是在吃東西嘛。」
 
紫原敦一臉無辜的樣子看著赤司征十郎,不過正低頭狂吃的後者當然沒看到,只是果斷的反駁。
 
「狡辯。」
 
被赤司征十郎直接的打槍,紫原敦一臉無奈,放棄他口中所說的狡辯,只好一切實話實說,反正不管怎樣包裝他的話,最後還是都會被赤司征十郎給全部看穿,那也不要浪費什麼力氣好了。
 
「我特地挑這個位置就是想要隱密一點的阿,而且小赤就在我眼前,我怎麼可能什麼都不做嘛。」
 
赤司征十郎原本不停反覆同樣動作的手因為這句話而暫停,短短說了一句現在不行,又繼續進食。
 
「咦!所以回家就什麼都可以囉?」
 
沒有回話的赤司征十狼被紫原敦當作默認,滿臉無法言語的開心浮現出,已經開始想著回家要做什麼事情。
 
看著一臉滿足的紫原敦,赤司征十郎又不禁感嘆,他明明不管在什麼事情都是贏家,從課業、籃球到現在的將棋,沒有事情可以難倒他,可是唯獨在面對紫原敦的時候,他卻徹底覺得自己敗的一榻塗地,最重要的是他在這件事情上,一點想要奪回勝者之姿的想法都沒有,寧可當個輸家。
 
或許,是因為在愛情上沒有輸贏,只有幸不幸福,所以現在已經覺得幸福的他,沒有追求勝利的心情了吧。
 
這麼說服著自己,赤司征十郎看著紫原敦以不正常的速度解決掉剛剛送到的濃湯,他的卻還是原封不動,只是靜靜的看著對方。
 
發覺到盯著自己的視線,紫原敦抬頭看了一下赤司征十郎,接著又發現對方完好到連湯匙都還沒動過的湯。
 
「小赤怎麼了,不好吃嗎?」
 
「沒什麼,我吃不下了,給你吃吧。」
 
「欸──小赤你身體不舒服嗎?還是你在生氣我剛剛吃掉你的食物,那我跟你道歉嘛!對不起拉,不要生氣了。」
 
明明剛才連赤司征十郎送進口中的食物都要搶了,現在主動說要給紫原敦吃居然沒有感到開心反而擔心起他,赤司征十郎真是越來越搞不懂對方的腦袋到底是用什麼做的了。
 
「我沒有不舒服,也沒有生氣,就說我吃飽了阿。」
 
「可是小赤才吃那麼一點點怎麼可能會飽。」紫原敦還是不死心的追問下去。
 
「我又不像你吃那麼多,我說吃不下了就是吃不下,再說我幹麻跟自己的胃過不去。」
 
想了想似乎這麼說也沒錯,雖然還是帶著一點點懷疑,不過紫原敦的手比腦袋動的更快,已經將赤司征十郎的濃湯移到他面前。
 
「那我就不客氣囉。」
 
雖然說飽了那當然不可能,不過赤司征十郎的食量本來就不大,接下來多多少少吃一點這餐也就算足夠了。
 
不過和他比起來,紫原敦每次來這種高級餐廳都是吃不飽又要吃一大堆零食,雖然他平常就一直都在吃零食,不過正餐沒吃飽對身體總是不好,所以赤司征十郎都會很自然的將他的食物給紫原敦吃。
 
替自己倒了一杯紅酒,赤司征十郎細細品酌著,香淳濃郁的味道在他口中蔓延。
 
「阿,雖然那是表面上的目的,但還是要祝賀一下才對。」替自己也盛了一杯紅酒,紫原敦舉起高腳杯,「恭喜小赤獲得三冠王稱號。」
 
看著對方比他還開心的表情,赤司征十郎也舉起高腳杯輕輕敲了紫原敦的杯子,發出清脆的聲響,兩個人一飲而盡。
 
接下來上的主菜是十二盎司的超大牛排,那份量讓赤司征十郎整個臉都垮了,他嚴重懷疑正常情侶點這種雙人套餐真的吃的完嗎?現在是因為他對面坐的是紫原敦,要是換成一個女孩子,他看連這個份量的一半可能都吃不完吧。
 
不過在紫原敦看來這份量也只是比正常要在多一點,在想成那是兩個人要一起吃的,他也就很自然的接受了,開始動著刀叉切割牛排。
 
被那份量超大又含著血的牛排搞的原本就已經不多的食慾全失,赤司征十郎只是一杯又一杯的喝著紅酒。
 
「小赤,阿──」將一塊切好的牛排放到赤司征十郎眼前,紫原敦像是餵小孩般的說著。
 
看著到嘴的肉不吃沒道理,赤司征十郎索性張開嘴巴讓紫原敦替他服務。這家店的招牌果然不是假的,雖然含血的樣子令人看了覺得有些恐怖,但一口咬下時的嫩肉還保持著鮮度卻沒有過多的血腥味,味道的確有一番水準。
 
紫原敦快速的消化掉桌面上的那一大盤肉,不時拿著一小塊肉餵赤司征十郎,而後者一杯接著一杯也將一瓶剛開的紅酒給飲掉一半。
 
雖然酒精濃度不算太高,但一下子喝掉這麼多,加上原本就不是尚佳的酒量讓赤司征十郎已經微醺。
發現到赤司征十郎紅透了的臉頰,紫原敦看了一眼紅酒的餘量,差點沒被嚇昏,擔心的看著赤司征十郎。
 
「小赤,你怎麼喝掉那麼多阿!」
 
「嗚,就一點一點喝我怎麼會知道,之前一直沒有睡好,現在又加上酒精,對不起,我睡……」
 
話還沒說完,赤司征十郎就已經整個人倒在桌上。
 
值得慶幸的是赤司征十郎的酒品不錯,喝醉了也只會睡覺,不會有什麼恐怖的舉動,所以紫原敦也不是非常在意讓他喝酒。只不過現在要帶他回家可能有些困難就是了。
 
看著睡著了的赤司征十郎,不帶有平常傲氣的面容,看過去甚至帶點稚氣,但如果在他面前這麼說肯定會被打死,所以紫原敦也都只是將赤司征十郎這個樣子默默記在心中。
 
迅速的解決掉主餐,後面的甜點和飲料紫原敦都請餐廳給打包,付了錢就要離開了。
 
將赤司征十郎從座位上打橫抱起,感覺到被移動的赤司征十郎只是在紫原敦懷中稍稍挪動身體,沒有醒來的跡象。
 
說起來赤司征十郎也算是個名人,就算沒有關注將棋界的事情,新聞上偶爾還是可以見到一些有關於他的事績,尤其最近又更是鬧轟轟。所以紫原敦盡可能的快速離開餐廳,希望沒有人注意到他懷中的人,不然一不小心可能連他都要上新聞,最恐怖的是不知道會被赤司征十郎懲罰些什麼。
 
一到餐廳門口馬上招了台計程車搭上去,目的地當然是紫原敦的家。
 
看著赤司征十郎的睡顏,紫原敦趁著前方司機沒有注意的時候又偷偷吻了一下,想著接下來一連好幾天的休假,和赤司征十郎久違的兩人時光,紫原敦就開心的嘴角上揚好大幅度。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