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降臨之時

關於部落格
部落主:藍翎雪
  • 266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對吧?【紫赤】R18

說到夏天就會想到祭典,說到祭典就會想到食物,說到食物就會想到紫原,說到紫原就會想到每次吃東西都會被找的──赤司。 所以就成了現在紫原身上已經掛滿各式各樣的祭典小禮物,手上還抱著一堆零嘴,赤司則兩手空空交叉疊放地走在一旁。 「吶小赤,阿──」 紫原將手上一個上頭灑滿柴魚片的章魚燒伸至赤司嘴前,張著嘴示意對方跟著做,動作讓赤司看來紫原又更添了點傻氣。 「敦,不要像餵小孩一樣。」 嘴上如是說,赤司還是乖乖張開嘴巴讓紫原將食物送進嘴中,優雅地咀嚼。 在擁擠的祭典人潮中,紫原滿是食物的雙手根本無暇顧及赤司,一旁的赤司也堅信著自己不可能跟紫原分離而無所謂,但顯然他們兩人都小看了祭典的強大。 等紫原又想再次餵食的時候,轉身一看才發現身旁赤紅的髮色已經變成暗褐色,原本的人早已不知去向。 發覺到跟赤司走散了的紫原反射地叫喊起赤司的名子。 「小赤、小赤……」 雖然紫原人很大隻,但一個人的音量在這熱鬧的夏日祭典中也有如蚊子般,細小、微不足道。 又喊了幾聲,跟隨人群的流動,紫原離當初跟赤司分開的地方已經不知相隔多遠,但還是傻傻地繼續喊著赤司的名子,眼睛在人群中搜索熟悉的身影。 在人潮地推移下,紫原不知不覺已經偏離了主道路,走上了往山頂的叢林小道,喊著赤司名子的聲音終於不再被人群給掩滅,可是還是沒有任何回應的消失在山的盡頭。 「小赤你在哪──小赤──」 一直找尋不到赤司得紫原開始著急,手上雖然還抱著成堆的食物,卻已經有足足四十分鐘沒有動口。 擔心赤司被壞人給抓走,擔心赤司也因為找不到他而害怕,擔心赤司很多很多,完全忘了他是那個不曾失敗的赤司征十郎。在紫原眼中,他只是個嬌小屬於他一人的「小赤」。 「小赤──你在哪裡阿──」 「……敦。」 「小赤?」 聽到聲音卻不見來人,紫原朝聲源方向看過去,最後在樹叢後隱約看見一個人影,快步走過去。 「小赤怎麼可以丟下我一個人不見!」 「是誰顧著吃阿。」赤司一臉哀怨地看著紫原,本來就不是他的問題赤司自然不會忍下這口氣。 「可是小赤沒有抓好我。」 「你的手都滿了我是要抓哪。」 「不管拉,小赤害我好擔心,擔心到都沒有吃東西了。」 紫原手上的食物早在看到赤司那一刻就全被拋下,空出兩手緊緊地抱住赤司,現在抱得多緊,剛才的紫原也就有多擔心。 赤司一開始也就不打算追究走散到底是誰的問題,現在看到紫原難得如此緊張,雖然還是不認為是他自己的問題,但赤司心底已經默默發誓下次絕對不允許自己發生這種事情。 不僅有損他自己的名聲,更重要的是還讓紫原如此害怕。 赤司的手環過紫原腰側,用同等的力量給予他擁抱。 心情終於平復下來的紫原想起他跟赤司的所在地,這才疑惑了:「話說,小赤怎麼會在這個地方?」 環顧四周,這裡已經不是在小道上,而是一旁普通人絕對不會踏入,雜草叢生不知有何生物埋伏的樹林。 「被樹根絆到所以腳扭傷了,走不動。」 「咦!可是小赤怎麼會走進這裡?」 「敦你問題很多喔。」 一旁的道路雖然狹小,但也不見有任何樹根跑上道路可以絆倒人,也就是說,赤司是先進了樹叢中才被樹根給絆倒扭傷。 沒得到解答的紫原非但沒有追問下去,還自己轉移了話題,不過這話鋒轉的過於快速與莫名,赤司都要搞不清楚紫原的思考邏輯究竟為何。 「小赤現在……看起來好好吃的樣子。」 順著紫原的視線,赤司這才發現原本就只有一件外掛式的浴衣,掛在肩頭的部分現在滑落至肩膀下,只被他撐起的手臂給勉強阻止落下趨勢。 衣襟大敞的狀態露出了裡頭不常接觸陽光的白皙肌膚,在月光隱隱約約照射下,若隱若現的粉色肉粒堪比上紫原剛才丟下的成堆食物。 「等、等等,敦……」 已經察覺到紫原意志的赤司還來不及阻止,雙唇就已經先被落下的深吻給奪去聲音,從裡到外狠狠吻過,一小片角落都不肯放過。 「小赤讓我一個小時沒吃東西,現在我要補回來了。」 「那又不是我一個人的問題……唔。」 紫原低頭探入赤司的衣領中,微帶粗糙的觸感滑過赤司細緻的肌膚,包裹上柔軟的肉粒細細啃咬,輕含帶咬地刺激赤司的神經。 「敦……你給我節制一點……這裡是外面……」 「我不要。」 「你……嗚,不聽我的話……」 手腳並用還小心地避開扭傷的右腳,赤司難得如此抗拒紫原的慾望。 在戶外,真的不是他能接受的範圍。 雖然三不五時紫原就會提出想要他的要求,他也幾乎都拒絕,但最後往往還是順著紫原的意思──至少那是在室內。 利用姿勢上的優勢,紫原毫不費力就擋住赤司反抗的動作,還順勢架開赤司的雙腿,鬆垮的浴衣呈現"X"字型,只剩腰帶處還緊緊繫在赤司身上。 「小赤最疼敦了,對吧?」 右手伸入赤司口中攪和,左手一邊退去底褲,沾染上他的唾液後再進入他的後庭,成了開路先鋒。 「阿……敦、敦……不要……」 赤司乏力地用雙手稱住身子,紫原開拓的手指讓他感到不適,還要分神注意一旁是否有人經過,已經無法再分出力氣去管制紫原的動作,只能任人擺佈。 「小赤不會拒絕敦的,對吧?」 一個問句又搭上了一根手指,三根手指頭在後庭進出,摩擦著,不時還刻意地按壓內壁。 赤司只能刻意壓低音量,費力的粗喘著,明明是在晚上帶點涼意的山上,赤司現在卻已經滿額是汗。 手指抽離赤司體內,紫原將赤司稱住地面的手連著身體一同打平,讓赤司躺平在他的手臂上,掏出早已抬頭的分身,抵住缺乏支撐的入口,一次充滿。 「阿──疼……痛…嗚……」 被痛楚給貫穿,赤司眼角瞬間飆出晶瑩的淚滴,雙眼迷濛地看著紫原,帶著水氣的雙眼讓赤司看來更加誘人。 「不要……哈……阿……」 順利進入後,紫原開始一次次衝入,想要再進到更深處。 被赤司緊緊咬著的分身在兩人結合處傳遞彼此的心跳,那律動加快到不尋常的速度,卻還是能感覺到兩人同步地跳動。 「敦……」 瀕臨極限的意志讓赤司只能直覺得喊著紫原的名子,卻已經不含任何意義,只是下意識地呼喊。 「小赤最愛敦的,對吧?」 「哈阿……敦……我、不行……了……」 完全沒有回答到紫原的問題,赤司兩眼失神卻還是看著紫原的眼睛,只是已經找不到所謂的焦距。 「阿──哈……」 最後頂下的敏感點讓赤司臨於高潮,白濁的液體全灑上了紫原海藍色的浴衣,在上頭形成強烈對比色。 赤司高潮的那一下收縮,讓紫原也被咬地射出,所有精液全被赤司給包下,一滴也沒有漏出。 有如解脫般,赤司整個人放掉力氣躺在紫原手上,眼睛已經垂下。 「小赤……不會丟下敦的,對吧?」 紫原這次問的一點也不肯定,語氣中充滿著不確定感,眉頭還稍稍簇起。 原以為赤司已經昏睡,這個問題將沒有答案,就這樣消逝在空氣中。 「嗯……」 不知是無意義的單音還是真的在回答紫原的問題,赤司發出了小小的應答聲,眼睛還是緊閉著。 不過光是這樣一個小小的回應,紫原就已經滿足了。 ──小赤從來不會說謊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