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降臨之時

關於部落格
部落主:藍翎雪
  • 266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兩個世界【青黃】

        熱鬧擁擠的人行道上,人潮摩肩接踵擠得水洩不通,一個人在這地方顯得渺小,但在重視的人眼中,那身影還是被無限放大,一眼看見。 看到一襲黑色桐皇制服、頂著一頭偏深青色短髮的人,黃瀨馬上擠過人群上前拍打。 「小青峰。」被點到的人緩緩轉過頭。 「你怎麼會在這邊?要買什麼東西嗎?我常在這邊溜達需不需要幫你一起找?還是你現在有空,我們好久沒有 one on one了!」 難得在路上偶遇青峰,高中後就幾乎沒有機會的one on one當然不能少,劈頭問了一大堆問題最後還是回到最初的目的。 青峰一臉茫然地看著黃瀨,就像看著一個從未見過的陌生人,而且還被陌生人莫名其妙說了一堆話,整個就是搭訕的感覺。 「小青峰你在發什麼呆啊?」 看青峰人沒有反應,黃瀨伸手在他眼前揮了揮,只得來一隻手迅速拍掉。 「你是誰啊,我又不認識你,你是在裝什麼熟?」 原本一臉兇神惡煞的表情已經讓旁人不敢接近,天生黝黑的皮膚再加上兩條眉毛皺到要合在一起的狀況,青峰活脫是從黑社會漫畫中走出來的人。 原本還吵吵鬧鬧的黃瀨現在倒是換他恍神了。 雖然有段時間沒有見面也沒有連繫,但青峰應該不至於就這樣忘了他。 要忘記一個人......有這麼容易嗎? 還是他在青峰的心中......就只有這等份量,短短幾個星期就足以讓他忘記自己。 不對,這個樣子不像是單純的遺忘。 抓住欲離開的青峰的手,黃瀨繞至前方直視青峰雙眼,「小青峰,你這是什麼意思,我是黃瀨啊,初中時一直找你one on one要力追上你的人啊,我們不是之前才在I˙H交戰過嗎?你怎麼可能就這樣忘記了!」 「就說我不認識你,你認錯人了,不要纏著我。」 「等等、小青峰──」「就說你煩死了!」 被惹得不耐煩的青峰一個甩手將黃瀨推開,被突如其來地一推,黃瀨後退幾步沒抓好步伐就這樣踏上了車道。 「嗚、哇。」 擁擠的人潮早在黃瀨跟青峰爭吵時自動避開,現代人的本性,有事情,能閃則閃。 「小青峰你、」 叭、叭──叭── 刺耳的煞車聲接續在噪人的喇叭聲之後,一個不成比例的相撞,明顯弱小的生物凌空飛起,身體畫過完美曲線落在人群的尖叫聲之下,開出血花。 * * * 「喂,五月。」 「嗯?怎麼了?」 「你知道到哪裡有賣耳環的店嗎?」 「咦!咦!」 從青峰口中聽到耳環兩個字,桃井驚訝地叫了出來:「阿大你要穿耳洞?」 「誰跟你要穿耳洞,那種娘死人的事情我怎麼可能做!」青峰翻了個白眼,低吼回去。「是要送人的啦。」 「送人!送誰啊?」那個成天只知道打籃球的青峰也有要送人禮物的一天?而且還是送耳環,身為青梅竹馬的桃井當然要好好問個清楚,如果他交了什麼女朋友一定要先去提醒對方青峰的爛個性。 「五月你煩死了,問那麼多,直接跟我講哪裡有賣!」 「哪有問很多!我只是、」「說不說?」 「好啦,車站出去那條購物街上就有幾家還不錯的,你可以去看看。」 撇了撇嘴,桃井小聲滴咕:「每次都問我事情還不讓我問,下次不告訴阿大了啦。」 賭氣似的,桃井打開樓頂鐵門迅速跑下樓。 「吵死了的女人。」青峰頭枕在交錯的雙手上,仰頭望著一片湛藍無雲的天空,「是說我是要送誰的......」 隱約記得要買東西送人,可是,他......是要......送誰呢? * * * 救護車變調的聲音由遠而近,穿過耳膜直奔腦際的不協調聲音,不管聽幾次都帶給人崩毀的情緒。 「不好意思,請讓開,讓開一下。」 二位救護人員抬著擔架一位負責開路,手忙卻一點也不腳亂,訓練有素的能力將黃瀨快速抬上救護車。 「......黃瀨、涼太。」 看著眼前混亂的場景,青峰腦中一幕幕與黃瀨共同的回憶湧出,宛如海嘯侵襲而來。 口中喃喃一個名字,不停重複的四個字。 黃、瀨、涼、太 手中緊握著的東西,未來的主人。 他的左心房,現任的主人。 那是他,深愛之人,的名字。 救護車一個轉向,疾駛而去,穿過車潮駛向距離這裡最近的醫院。 「黃瀨──」青峰的聲帶大力震動,一聲大喊卻是喊不回名字的主人。 人行道太過擁擠,青峰一個跨步奔馳在車道邊緣,一個肉身與無數鐵殼爭道,人聲、車聲、風聲混雜,融合到青峰耳膜已經只剩激烈震動。 急奔到急診室門口,青峰就像打了一整晚與黃瀨激戰的one on one卻還不能停下,跑到手術室的長廊正好見到黃瀨被推進去的最後一抹身影。 「黃瀨──」 青峰無法克制地大喊,忘卻這裡是極需安靜的醫院。 一拳打在閉合的手術室門上,整個人只能依靠門而立,無力的又敲了幾下,青峰的身軀滑落在門前,雙膝跪地。 ──為什麼我會忘記黃瀨 ──是我推了他 ──是我害了他 ──是我!是我!是我! 「黃.......瀨......不要......有事......」 現在的青峰已經不知道能做些什麼,他只剩乞求,只能乞求上蒼,乞求祂不要將黃瀨帶走。 臉上滑過溫熱的液體,青峰一個撒手抹去。 從有記憶以來,他就沒有哭過,眼淚什麼的只會在別人臉上出現。 他常常對黃瀨說他愛哭,真不知道為什麼他要哭,黃瀨只回他一句「我也不知道啊,就是想哭嘛。」臉上還垂著兩行淚。 「可是我現在不想哭啊,為什麼要哭,為什麼......」 跪在手術室門前,青峰身邊常駐的霸氣消失得無影蹤,反而見到了屬於黃瀨的那點弱小。沒有發出聲音,卻哭得無法自拔,剛才的血花噴濺的景象在腦中徘徊,在這等待的時間幾乎要把人給逼瘋。 * * * 不知道從哪接到消息的桃井也來到青峰身邊,看到青峰的一瞬間嚇的不輕,但很快又恢復正常,就像對待帶小孩子一樣溫柔地抱著青峰,什麼話也沒有說。 因為她知道,現在說任何話只是將青峰從山崖邊一推而下。 沒有推開桃井,青峰任著她抱住自己,淚線就像開關壞了的水龍頭,累積了十六年的眼淚奔流而下。 黑子、火神、綠間、黃瀨的母親,一個個進到手術室前狹窄的走道,談論著什麼又似乎發生了些什麼,卻事事進不到青峰耳中。 讓人緊張的紅色燈光暗去,在門外的一群人等待從裡頭帶出的消息。 打開壓抑的門,從裡頭走出的醫生只是短短道了一句。 「十分抱歉,我們盡力了。」 空氣分子凝結,不再隨意流動。 一切如暴風雨前的寧靜,而打破這寧靜的是一聲痛徹心扉,幾乎要將內臟給一同喊叫而出地沉痛喊:「阿、阿──」 推開桃井,青峰闖進手術室內,一個個推開擋在他面前,就像要阻止他跟黃瀨的醫療人員,直奔到黃瀨身旁。 雙眼閉著的黃瀨就像是靜靜睡著般,如果不是蓋著白色被單,如果不是在這床上,如果不是在醫院,黃瀨就只是累了,只是小憩一會。 顫抖的手摸上黃瀨已不是單純白皙的臉頰,輕觸到的冰涼像在提醒青峰這一切。 「不要再睡了,不是說要one on one嗎,剛剛不是才拉著我的手說要one on one嗎,你現在是在睡什麼,快點起來阿。 黃瀨涼太!我在叫你啊!」 「阿大,你不要這樣。」 隨後跟進的桃井拉住青峰的手,不讓他繼續激動地搖晃黃瀨。 「五月你放手!」憑一個弱女子的力量哪能制的住青峰,桃井趕緊向一旁的火神用眼神求救。 「你這是在做什麼!」 換成被火神架住的青峰惡狠狠瞪著對方,眼神利的像要撲向火神的頸子一口咬斷動脈的獅子,手還在不停掙扎著要逃離。 看青峰這樣抓狂,桃井的心也跟著痛,這是她看青峰這麼久以來第一次見到他這樣子。 掩著嘴不敢發出啜泣聲,桃井顫抖的想說些話:「阿大,小涼只是......只是睡著了,你讓他好好睡一覺,他醒來......才能好好跟你繼續......one on one阿。」 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說出這種哄小孩的謊話,桃井想幫助青峰卻感到無比無力,靠上一旁的黑子痛哭。 「五月,你不用騙我,我知道他不會醒來了。」 一瞬間青峰就像剛才的一切都是幻覺,冷靜到宛如寒冰侵襲。 看他不再暴動,火神抓住他的手也放開,讓青峰緩緩走近黃瀨。 「我還有話沒跟你說啊,黃瀨。」 出乎意料的舉動,青峰俯身吻下黃瀨的唇瓣。 冰冷的、毫無氣息,卻讓青峰不想離開,眼淚滴落在黃瀨的臉頰,就像是愛哭鬼黃瀨又開始哭泣,就像一切都正常轉動著。 「我還沒跟你說, 我愛你。」 你聽到了嗎?你的回答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