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降臨之時

關於部落格
部落主:藍翎雪
  • 266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同前進【阿里阿拉】

在巴爾巴德的大戰之後,阿拉丁、阿里巴巴、摩兒迦娜一行人跟隨辛巴達到了辛德利亞。 辛巴達為了巴爾巴德後續的事務前往煌帝國交涉,而阿拉丁一行人就暫時在辛德利亞住了下來。摩兒迦娜非常快就回到生活地正軌上,每天過著與馬斯魯爾練習格鬥的日子,但阿拉丁與阿里巴巴的情況就沒有如此順利。 阿拉丁因為失去長久以來陪伴他的朋友烏戈,一天二十四小時有二十三小時待在房內足不出房,剩餘的一小時則是因為在澡堂泡澡泡到恍神,最後總是在賈法爾派人進去帶出來,然後又繼續關在房內。一天內有吃到一口飯就算奇蹟,跟他那原本大到足以吞象的胃口整個成反比。 阿里巴巴那邊的情形不比阿拉丁好到哪去,在失去摯友與國家的雙重打擊下,性格原本就比阿拉丁來的陰鬱的阿里巴巴,現在連經過他身邊的人都會被一大片烏雲壟罩,在這種情況下,賈法爾對於阿里巴巴將自己鎖在房內的行為不知該感到慶幸,還是應該努力將他帶出房外走動才是正確傷腦不已。 * * * 「他們兩個將自己關在房內已經五天了,再這樣下去身體一定會搞壞,不管用美食還是美女誘惑他們都一點用也沒有,到底該怎麼辦。」 獨自一人在書房內處理國事的賈法爾深深嘆一口氣,現在比起國事,這兩個死人般的傢伙讓他更加頭痛。現在的他認為,如果他們單純當個「食客」,都好過不知道何時會陳屍在房內的好。 這問題越想越煩惱,賈法爾不禁覺得自己額間的皺紋有倍數增加的趨勢,拿起行事曆打算安排個時間去老地方讓人做臉。 就在賈法爾還在研究日期的時候,房門響起有人敲打的聲音,讓他不得不先放下手上的事務,先接待來人。 「請進。」 來者將門開起小小的縫隙,小心翼翼的只露出一顆頭,半身以上都還被房門遮擋著。賈法爾原本還疑惑著這個時間會有誰來找他,一看到來者何人,馬上露出和藹的笑容歡迎。 「是摩兒迦娜小姐阿,怎麼躲在門後呢,有事就進來談吧。」 摩兒迦娜顯然還有些顧忌,看了看四周才進入房內,快速的關上門,但距離賈法爾有著好一段距離。 「今天怎麼有空來找我,是食物不合胃口嗎?」 「不,食物都非常美味,沒有什麼可挑剔的。」摩兒迦娜簡單地回答賈法爾的問題。 「那到底是什麼事情呢?」 既然不是食物問題,摩兒迦娜小姐也不會有什麼找不到美女的問題,那倒底是為了何事來找我。賈法爾被阿拉丁和阿里巴巴的問題一鬧,現在滿腦子都是食物和美女的事情,連他都開始懷疑自己已經要陷入阿拉丁和阿里巴巴之前追求美食,貪圖女色的狀況。 「就是……關於阿里巴巴先生和阿拉丁的事情……」摩兒迦娜的語氣聽來十分遲疑,似乎還在猶豫著是否要來找賈法爾討論這種事情。 但賈法爾現在一聽到阿拉丁和阿里巴巴的名子眼睛馬上亮了起來,認為摩兒迦娜是有什麼好方法要來告訴他。 「怎麼了?妳有什麼好方法可以讓他們恢復元氣嗎?」 「不,我也不確定這算不算是好方法,但是……如果讓他們兩個人互相聊聊會不會有幫助呢?」 一口氣將話全部講完,摩兒迦娜大大鬆了口氣,也不知道這方法是不是真的可行,但心中的一塊石頭也算搬到了一邊。 現在的賈法爾則恨不得打爆自己的頭,這麼簡單的事情他怎麼沒想到呢。阿拉丁跟阿里巴巴的感情這麼好,不過因為兩個人都把自己關在房內,連一點交集都沒有,自然也沒有機會談談,如果讓他們好好聊聊天,說不定兩個人就會因此恢復元氣。 現在問題就是,要如何讓他們兩個產生交集? 「請問……這個方法不行嗎?」 摩兒迦娜看賈法爾一直沒有說話,以為自己出的這個主意要被駁回,這才緊張的開口詢問。 「不,這方法應該可行,我馬上來去試試,真的非常謝謝妳提供這個主意。」 「阿、不,如果能幫上阿里巴巴先生的忙我也很開心。」摩兒迦娜的耳根子紅了起來,不過她很快就發現自己的失態,那股紅也迅速地消退。 賈法爾正在努力思考要用什麼方式讓他們兩個見面,所以並沒有發現摩兒迦娜的表情有異狀。想著應該沒有自己的事情,摩兒迦娜跟賈法爾說了一聲就走出去。 看來果然還是只能從他們唯一會出房門的時間下手了。這麼想著的賈法爾馬上找了人來吩咐事情。 * * * 賈法爾同時派了兩個人去向阿里巴巴跟阿拉丁傳話,為了讓他們兩個相遇而想出的點子。 「魔奇大人,賈法爾先生要在下來向您說等等澡堂要進行大掃除,可能會到明天晚上以前都無法使用,所以請您先行去使用。」一個看來就不是什麼大人物的人隔著木門對阿拉丁說話。 裡頭先是安靜了一會,接著阿拉丁就帶著衣服開門出來。 「謝謝大哥哥的傳話,那我先去洗澡了。」 阿拉丁身上看不出有什麼奇怪,但整個人活力下降的事實卻在無形中顯現。 另一邊阿里巴巴的房門外也站了個人正在說話。 「阿里巴巴先生,賈法爾先生要在下來向您說等等澡堂要進行大掃除,可能會到明天晚上以前都無法使用,所以請您先行去使用。」 這人話說完沒有待在房門外等著阿里巴巴出來,而是迅速躲到一旁的柱子後面去,他本人完全不了解為什麼要這麼做,只是遵從著賈法爾的指示。 賈法爾告訴他「一說完話你不用等在房門外,記得快點距離門五公尺以上。」這當然不是興致一來隨便說說,而是為了保全去傳話的人不會等等也變個死人樣。 過了一會,阿里巴巴也帶著衣服走出來,看了看附近都沒有人影的樣子,以為自己幻聽了,但看看手上的衣服,想想都已經走了出來,那就乾脆去泡個澡吧。 待阿里巴巴朝著澡堂的方向離開,傳話的人才放心地走掉。 走到澡堂前面,阿里巴巴發現前方有個熟悉但又有點不同的人影也正要進去澡堂。 「阿、阿拉丁?」 「阿里巴巴?」 「你怎麼會在這裡?」阿里巴巴先開口問了阿拉丁也正想問的問題。 「剛剛有人來跟我說澡堂要打掃,所以叫我先過來洗澡的。那你呢?」 「我也是阿,不然平常我怎麼會這麼早來。」阿里巴巴搭上阿拉丁的肩膀,兩個人一起走進澡堂,「既然人家都說要打掃了,我們還是快點洗一洗吧。」 躲在一旁偷看兩人情況的賈法爾看到兩人一起走進澡堂,而且並沒有任何不開心,滿意的點了點頭道:「這招果然有用,接下來就希望他們兩個能好好聊聊解開對方的心結。」 看來沒有自己的事了,賈法爾現在終於可以專心處理國事,回書房的腳步也輕快了起來。 走進澡堂內的阿拉丁和阿里巴巴迅速將衣服都退去,跳進熱氣直上的大浴池內,身體因熱水而放鬆,但兩個人的內心卻還是深陷在悲痛之中。 「你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我剛剛還以為看到骷髏人在走動。」 阿里巴巴將阿拉丁從頭到腳打量一次,原本還有肉包骨的地方現在都已經變成名符其實的皮包骨,現在比剛剛看來更有一種恐怖的感覺。 「哈哈哈哈,阿里巴巴你還講我,你自己的樣子比我還要悽慘,你的眼睛都因為周圍沒有肉快變成凸眼了。」 阿拉丁才看阿里巴巴的臉一眼,就已經笑到沉入水中,他沉下的地方還不停冒出泡泡,只見一個人影在水中不停晃動。 「真是的,哪有這麼誇張。」聽阿拉丁這麼一說,阿里巴巴才摸著自己的臉想看看有沒有那麼糟。「你別再笑了拉!」 看阿拉丁笑個不停,阿里巴巴開始對自己的面容感到恐懼,不會真的有那麼慘吧,心裡一邊想,手也不停在臉上滑過。 在阿里巴巴不停摸索著自己的臉時,阿拉丁終於從水中慢慢浮起,也不知道到底是因為要喘口氣,還是真的笑完了。 「說來我們好像又好長一段時間不見了。」阿里巴巴放下手,往浴池邊靠過去,找個舒適的姿勢躺著。 「咦,有很久嗎?好像是五天左右吧。」阿拉丁彎著手指一天天數。 聽到這樣的回答,阿里巴巴顯得有些失落,原來只有他認為這五天十分漫長嗎? 「我已經不想再體會一次……離開阿蒙迷宮後,那段沒有你的時間。」阿里巴巴一字字慢慢說著,帶著不同於失去國家和朋友的心情,而是另外一種更加複雜的情感。 「我也是阿,沒有你我好寂寞地說。」 完全沒有發現阿里巴巴異樣的阿拉丁簡略的帶過語句,卻不知道光是這短短兩句話就讓阿里巴巴內心感到無比溫暖,有一股暖流竄過心頭的感覺。 「原來沒有我,你也會感到寂寞阿。」 「而且在那邊都沒有你會帶我去找很多很漂亮的大姐姐。」 啪,一道極高的水花濺起,阿里巴巴一頭栽進水裡,整個人像浮屍一般只有背部露出水面,整個臉朝下浮著。 「阿里巴巴!你怎麼了?泡太久暈倒了嗎?」 阿拉丁著急地朝阿里巴巴靠近,扶著他離開浴池靠到牆邊,隨手扯了浴巾給自己和阿里巴巴。 「唉,我沒事,你太緊張了。」阿里巴巴將頭偏向一邊,對於阿拉丁一下用鞭子一下給糖果的話,他的心臟實在負荷不了。 「呼,沒事就好。」 鬆了口氣的阿拉丁走到阿里巴巴身旁坐下,開始擦拭著自己的身體。 阿里巴巴突然一手將阿拉丁的浴巾丟開,雙腳跨在阿拉丁的腳上,兩手加著他的肩頭。 「嗚,阿里巴巴你在幹嘛!好痛喔。」阿拉丁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而且兩肩也被阿里巴巴壓出疼痛來。 「阿拉丁,你老實回答我,如果一定要選一個,我跟漂亮的大姐姐,你要選誰?」 「不能兩個都選嗎?」阿拉丁非常認真的思考,最後還是問了這個問題。 「不行,只能選一個。」阿里巴巴堅決地回答。 「嗚……我不知道拉,你快點放開我。」 阿拉丁依然無法答出這對他來說十分艱難的二選一,開始努力掙脫阿里巴巴的控制。無奈阿里巴巴幾乎是用全身的力氣將阿拉丁壓住,處於弱勢的阿拉丁根本動彈不得。 「我不是你所選出的王嗎,不是你為了創造一個美好的國家而選擇的王嗎,明明你在當初就已經選擇我,為何現在卻在我與女人之間猶豫不決。我想與你兩個人一起打造國家,打造屬於我們的國家,你在背後支持著我,而我努力向前邁進,這樣不行嗎?」 一口氣說完如此長而不知算不算告白的話,阿里巴巴幾近斷氣,大口大口地吸氣,壓在阿拉丁身上的力氣也減少了,但此時的他卻沒有趁機掙脫。 「我可以陪你一起建立國家,但我們也可以一起去找漂亮的大姐姐玩阿。」阿拉丁依然不明白阿里巴巴話中的意思,只是將問題想的非常單純。 阿里巴巴對阿拉丁這反應實在無言以對,明明在戰鬥時非常精明,但為何現在卻像個腦袋裝醬糊的笨蛋。他自己也搞不太清楚阿拉丁現在到底是裝傻還是真傻。 看來這種問法怎麼問都得不到結果,阿里巴巴只好再換個問法:「所以不管怎樣你就是想要漂亮的大姐姐就對了?」 阿拉丁想了想問題,最後大力的點頭回答,卻不知這一頭點下去卻是砸碎了阿里巴巴的一顆心。 「阿──算了,你應該不會為了女人丟下我一個人對吧?」接近歇斯底里的阿里巴巴只希望這最後的問題阿拉丁不要再將他的心給丟進垃圾桶內。 「當然阿,我們是好朋友不是嗎?」 好朋友……嗎?所以我們終究只能當好朋友嘛。我該位還能跟你繼續做朋友而開心嗎?阿里巴巴全身乏力,整個人比泡澡之前來的更加疲憊,只跟阿拉丁說了聲出去了就離開。 * * * 在澡堂的坦誠相見之後,阿拉丁和阿里巴巴果然不像以前一樣整天窩在房內,而且也開始吃飯,這讓賈法爾對這計策感到無比滿意,在高興之餘,也每天都準備成山的美食等阿拉丁和阿里巴巴享用。 不過令他疑惑的是,阿拉丁看起來就像以前一樣開朗沒錯,不過阿里巴巴卻好像還是因為某種事情而心情鬱卒,但之前的阿里巴巴就比較陰鬱一點,所以賈法爾也不確定阿里巴巴到底是還沒恢復還是他自己想太多。 總之辛德利亞恢復了以往的氣氛,賈法爾不用再擔心哪天會有死人出現在自己面前,這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