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降臨之時

關於部落格
部落主:藍翎雪
  • 266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依然存在【暉范】

「范統!范統!」

再讓我睡一下,五分鐘後再叫我。

范統在心裡想著,但完全沒有要醒來的樣子。

「范統,起來了,上課要遲到了。」呼喊的聲音又響起。

上課?上什麼課阿。「修業蘭你昏頭了嗎?我早就已經大學畢業,哪來的課要去上。」

迷迷糊糊地說了一些話,范統又想繼續睡下去,不過後腦突然被別人巴了一下,讓他整個人驚醒。

「你還在說什麼夢話,快點起來,要去上個別指導課了,你再不走我不管你了。」

仔細定神一看,剛剛大力巴下范統的人居然是舊時好友郭叭,不過郭叭管范統就像他老爸一樣,所以被取了一個本人也同意的綽號──郭爸。

不過我怎麼會穿著高中的制服還坐在教室裡,范統看著周圍疑惑著。

郭爸一看范統醒來,管他三七二十一就直接拉著他衝出教室。

「等等,現在要去哪?」連反話都消失了,這次作夢難道是回到高中時期了嗎?

「我看昏頭的是你吧,這節課是個別指導課,你居然連這重要的課都忘記了。」

范統和郭爸持續在走廊上狂奔,路上只有稀少的學生,而且都和他們一樣朝自己的個別教室奔跑去。

個別指導課是這所學校特有的課程,由高二學長姐一對一指導學弟妹。這間學校專門培養擁有特殊才藝的學生,范統自然是身處占卜科,現在要去的個別指導課就是由某個占卜科的學長姐專門指導,將他們之前在這所學校所學、自己歸納的方法傳授給學弟妹。

郭爸慢慢減速,最後停在占卜專科七教室門口,「范統,我的教室到了,你的教室就在前面,你趕快過去,不要第一次上課就遲到,會給學長姐留下不好的印象。」郭爸最後還不忘叮嚀我一下,才放心地走進他的教室裡。

看著前方不遠處的占卜專科二教室,心想反正這是在夢裡面,何必到處跑來跑去把自己搞的這麼累,所以范統非常輕鬆的走過去。

范統邊走還邊期待著有個漂亮的學姊來指導他,在手握住門把要準備打開那一刻,一段不堪回首的過去卻從腦中浮現出來。

如果這段夢裡面跟現實情況沒有出入,那我現在要進去面對的不就是──殺人不扎眼,吃人不吐骨頭,音侍見了會怕,比睡著時的月退還恐怖的刈苞學姊。

范統的身體不自主的顫抖,自從經歷過阿噗那種地獄般的磨練,而且之前長期處在月退、矮子那種高手打鬥的環境下,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這種感覺,這讓范統不知該感到新奇還是更深層的恐懼。

范統心想,既然是在夢裡,難得體驗一次逃課的感覺也不錯,不必拿自己的夢境去開玩笑。

將手輕輕放開門把,逃走的腳步不自覺地放輕,就像要翹課一樣。

不對,我現在就是要翹課阿!

因為從來沒有翹課過,所以現在還出現這種想法,范統都忍不住要吐槽自己。

往逃跑方向前進不到幾步,在范統身後不遠處的門就被打開。看來就算是在夢哩,翹課對范統來說還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范統瞬間定格,腦中正快速的思考著要如何解釋現在自己的行為。

「范統,你要去哪?」

這聲音讓范統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強烈的恐懼,背後冷汗直冒。

不過如此熟悉的聲音,不像是近十年沒聽到的聲音,而且還是偏向男生的音調,這讓范統不禁疑惑。

「范統,你就這麼不想見到我嗎?」

「不不不!我怎麼會這麼想……呢?」

范統連藉口都還沒想好就急著回頭解釋,結果出現在眼前的面孔不是恐怖的刈苞學姐,而是現在賴著范統想送都送不走的人。

「修葉蘭!你怎麼會在這裡?」

「范統,你怎麼會直呼我的名子呢,在你們這邊不是應該要叫我一聲學長?還是我聽錯了。」

等等,你去哪裡聽到這種事情的!

「先問問題的是我,你不要轉移話題。」

唉,不會說反話的范統好無趣阿。修葉蘭滴估了一下,換成一副為難的臉色:「這是你做的夢,會有誰出現也都是你想的,我怎麼會知道原因呢。」停頓了一下,「我回答完問題了,所以你要叫我學長了嗎?」

原來連你都知道這是在夢裡,那你到底是在跟我演哪齣!所以其實是我希望修葉蘭出現她才會在這嗎?不對,不對,一定是因為她最近動不動就一直找我講話才會讓我連做夢都夢到他。

而且,你到底對學長這兩個字有多麼執著!該不會其實這也是我自己想要說的吧,不、不,這樣多噁心阿。

「你在想什麼阿?」修葉蘭看了看毫無一人的走廊,「算了,我們先進教室,現在上課了還待在走廊上不太好。」

修葉蘭以平常的步伐走進教室,幸好現在是上課時間,走廊上沒有大量的女學生,不然他光這幾步可能就會讓一堆女學生為之瘋狂。

看著修葉蘭消失在門後,徒留半開的門,范統嘆了一口氣,快速進入教室並將門關上,進入只有他和修葉蘭兩人的教室。

「話說回來,修葉蘭,你應該對於占卜完全不了解,你打算怎麼上課。」既然都進到教室了,應該就是打算要上課吧。

修葉蘭伸出修長的食指晃了晃,「有件事情應該比上課更為優先,你是不是該叫我什麼,范統?」

什麼!比上課還要更為優先的事,難道還要起立、敬禮、坐下?阿,不對,「你別想,我絕對不會叫你學長的。」

范統這次十分乾脆地回絕,修葉蘭露出比被那爾西拒見時還要痛苦的表情,音帶哽咽地說:「范統……你連我這小小的心願都不願幫我完成嗎?」

這一定是他要讓我心軟的手段,我不能被牽著走。在范統這麼想的同時,修葉蘭又補了一句:「范統,如果你叫我一聲學長,就算要我馬上離開你也沒問題。」

「笨蛋!這種話不要亂說。」

范統一時激動抓起修葉蘭的領口,後者的臉因為這動作貼近在范統面前。

「不,我是認真的,范統你……」「閉嘴!」

范統簡潔有力的阻止修葉蘭繼續說下去。

一方面是范統不想繼續聽下去,一方面則是因為近距離的接觸,修葉蘭一吸一吐的氣息輕拂過范統的臉,讓范統心跳些微加快。

一想到還要繼續對話下去,剛剛緊抓住修葉蘭的手趕緊鬆開,避免有什麼更奇怪的想法湧入范統腦中。

「范統……?」修葉蘭因為這舉動疑惑的看著范統。

「既、既然你這麼希望,我也不是不能那樣叫你,但你不用因此消失啦。」

范統為了掩飾剛剛那些想法,氣急敗壞地就把這些話說出口,但現在反悔也來不及,反正這也沒有太困難,就稍微滿足一下修葉蘭。

不過修葉蘭當然沒有那麼快反應過來,「范……」「學、學長。」

修葉蘭的話被打斷,一雙藍色眼眸瞪的死大。

「范統,你、你能再說一次嗎?」

什麼!修葉蘭你這得寸進尺的傢伙。

「剛剛我太驚訝沒聽清楚,再說一次嘛。」

「學長。」范統心想,反正都已經講了,再多幾次其實也已經沒差,「學長,你開心了嗎。」

「阿──范統。」

修葉蘭開心地撲向范統,緊緊抱住他。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那些少女漫畫裡面都會出現什麼學長的,原來聽到別人這樣叫自己是這麼開心,而且還是從范統口中說出來。」

「修葉蘭!你在幹嘛,快點放開我拉。」

范統在修葉蘭的懷中掙扎,不習慣被他擁住的感覺,但卻也不是討厭。

「范統,謝謝你,能在最後聽到你這樣叫我,我也能夠滿足地離開了。」

聽到修葉蘭這些話,范統生氣地想推開他,但不知為何,修葉蘭的力氣大的讓他推都推不動,只好出言抗議。

「你到底在說什麼!不是說了你不用離開嗎!」

「這種事情向來不是我能決定的,其實從一開始我就已經要離開了,沒想到能在最後聽到你叫我一聲學長,我真的已經很滿足。」

你不要這麼容易滿足可以嗎,而且為什麼你能夠離開我都不知道。

「你怎麼可以說出現就出現,說離開就離開,你到底把我的生活當成什麼,這樣隨意進入又撒手離開!」

范統的怒氣整個暴發,連自己都感到驚訝,自己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激動過的。

「我知道我說什麼都沒用,要道歉也已經來不及,我最後想跟你說的是──謝謝你。」

緊抱著范統的力量消失,忽然沒有了支撐的范統跌坐在地上,還無法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等……等等,修葉蘭!不要離開!修葉蘭──」

 

 * * *

 

「等……等等,修葉蘭!離開!修葉蘭──」

『范統,發生什麼事了,怎麼發出慘叫醒來,而且還叫著我的名子。』

『咦!修葉蘭,你還在!』

『我當然在阿,不然我還會突然消失嗎?』

『可是剛剛……』

范統停頓了一下,將自己腦中的事情先整理一下,這才想起剛剛那些事情都是在夢中,但因為以前也常常在夢中跟修葉蘭說話,所以才顯得特別真實吧。

『剛剛怎麼了嗎?』

范統沒有幾句完整的話,搞地修葉蘭完全不明白發生什麼事。

『沒事,只是夢到你要消失了而已。』

『什麼!范統,你就這麼希望我消失,希望到做這種夢嗎?』

『你以為我願意阿!反正你現在還在就好,我不想多說了。』

范統快速地結束話題,雖然修葉蘭還再一直問范統到底是多討厭他,還有夢的詳細內容,但全部都被范統忽略。

此時的范統心裡只想著:你還在我身邊,那就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